61閱讀

老婆給我戴綠帽子小說-說帽子

發布時間:2017-12-29 所屬欄目:牛魔王的老婆

一 : 說帽子

無論男女,每個人都有過戴帽子的經歷。尤其是在現在這個可以盡情展示自我的年代里,帽子已經由功能型轉化為裝飾型,已經成為一部分人衣飾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而逐漸受到追捧。

在寫這篇文字的時候,恰巧妻子剛剛逛街回來,買了一個泳帽,是那種一把抓的、非常柔軟的、花格子的,輕靈、精巧而時尚。現在人,非常懂得享受,就是去游泳,也要把一切準備齊全,什么泳帽、泳鏡的,一樣不能少,統統要考慮到。要的就是一個過程,尤其是一個準備的過程。而享受的,亦是這樣一個準備的過程。

遙想過去歲月,所有衣飾,尤其是帽子,統統是為了保暖而使用的。就是帶有妝飾功能的,亦是以保暖為主的。

意中小的時候,作為男孩子,幾乎都戴帽子。但可供選擇的卻很少。就是春秋的單帽,亦只有一種選擇。就是那種做工粗糙,有一個帽遮,類似電影里演的解放軍戴的軍帽款式一樣的帽子,且顏色只有黃、藍、灰等有限的幾種色調。就是那個帽遮,一開始是用幾層布,反復軋了些針線而成的。新的時候戴,還挺挺實的,而一旦入水漿洗,帽遮就癱軟了,就有波紋了,就怎么都不可能規整了。后來終于有了硬塑料片支撐的帽遮,才解決了這個尷尬的問題。

那時候男孩子戴帽子,都喜歡規整的。于是,面對這樣的帽子,意中等人想出了很多辦法,力圖使帽子更加好看。于是,就有了把瓶蓋安裝在帽子的正中間,冒充軍人的五角星;就有了用牙把帽檐咬個遍,讓四周高高挺立;更有用竹子條做一個圈,在里面把帽子撐起來。那時候的人,均喜歡軍人用的東西,不僅是軍帽,還有軍裝。而那時候的軍人用品控制得非常嚴格。一位擁有軍籍軍人的軍裝、軍帽是有數的。除了每日必須穿戴之外,幾乎沒有什么富裕。所以,軍裝、軍帽就顯得異常珍貴了。( 文章閱讀網:www.lamyxv.live )

那時候,街頭巷尾搶劫案,基本都是搶軍帽的。有些野蠻且沒有門路得到軍帽的閑散青年,就會打一些年齡小或上歲數人的主意。趁著人多,或上下公交車的時候,從別人腦袋上搶下來軍帽就跑。因此而發生過許多老人被碰傷、受驚嚇,強搶者被判刑等許多遺憾的事情。因此,逼迫很多老年人把軍帽染成其它顏色;年齡小一些的孩子把帽子縫一個帶,栓在下巴頦上等。之所以能夠出現這些荒唐事,惟有發生在那個物質極度匱乏的年代,否則,這一切都無法解釋。

剛上初中的時候,有一天意中戴了一頂軍帽上學,發現一連幾個課間,都有別的班級的學生過來,裝著無意溜達,其實是在辨認意中所戴軍帽的真偽。于是,第二天上學,意中果斷地換了一頂普通的帽子,走到校門,果然發現有三個社會青年在校門口穿梭,看到意中沒有戴軍帽,只能不無遺憾地珊珊而去。過幾天,意中又戴著軍帽上學,第二天他們又撲了個空。就這樣,這頂軍帽給意中增添了很多情趣,而那幾位無良青年卻為此付出了艱辛的代價。

說到帽子,就不能不說說帽子里面的頭發。意中小的時候,理發均是母親親自動手的。不僅意中如此,幾乎所有的孩子,均由家長負責剃頭。那個時候,大人理發貳角伍分,孩子一角。但父親理發不用花錢,因為有單位發的理發票,可以在這所城市里通用。這個理發票具體是按照什么標準而發放的,意中記不住了,不過肯定夠一個人使用而不夠一家人使用的。而小孩子頭發又長得快,如果都去理發館理發,也是一筆不容忽視的支出。所以,只能在家里聽憑父母隨心所欲地擺弄了。好在家家如此,也就不以為怪了。

雖然母親的理發手藝還算可以,但也就是能把四圈頭發推干凈,頭頂的頭發絞的稍微整齊些。一年四季都是一個小平頭。不好看但清亮。大約小學都是頂著這樣一頭短發過來的,當然了,一年四季扣著帽子。

說到理發票,意中知道還有一種票叫澡票,顧名思義,就是洗澡專用的票。那個時候,意中就知道,因為父親就職于事業單位,就有比產業工人多出的不少福利待遇,譬如理發票、澡票等,還有余外的煤糧補貼,雖然不是很多,但每個月也有三元五角八分。在那個年代,最低生活標準是每人每月六元,每月三元五角八分補貼,確實不算少了。還有就是房租七折(記不太準了),自己先把房租交上,然后回單位報銷,雖然也沒有多少錢,但總是一種異于產業工人的福利。可見,那個年代也不是人人平等的,只是趨于平等,且事業單位職工福利并沒有較產業工人高出多少,所以,才沒有引起普遍關注。再者說了,那時宣傳到位,都提倡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很多人都以能夠當上工人,尤其是技術工人而自豪。不用說意中小的時候,就是到了意中進入工廠工作的1981年,歲數大些的人,還是以能夠當上技術工人而自豪,尤其是自己的子女。就在那一年,意中的小連襟從部隊轉業回來。因為他是沈陽軍區籃球隊轉業的,當時很多單位都養著籃球隊,什么銀行、稅務、中石油、物資局等等,隨他挑。但連襟的父親卻執拗給他選擇了到企業,也就是意中當時所在的國營機械廠,當上了一名機加工。幾近一米九的身高,整天窩在型號為一五的小車床上,彎腰弓背的,極其艱苦,連意中都不忍看他憋屈的樣子。雖然當時意中還未與其結成親戚,但亦挺同情他的。而后來成為連襟,一說起工廠改制被買斷,連襟至今還留在殘缺的工廠里,一年開不了半年工資、至今工資一個月還不到一千元的貧困日子,就替他惋惜。如若當初不進工廠,現在肯定生活的非常好。就是連襟的父親,一位五十年代上海交大的畢業生,因為喜歡企業,亦被買斷,七十多歲的人了,現在的退休工資剛剛達到貳仟。

上初中的時候,意中有過幾頂單軍帽,但一直沒有棉軍帽。那時候,很多棉帽子都是仿軍帽制成的。有與軍帽一樣的幾粒扣子縫在帽子上,亦有斜扣在帽子后面的一條護鼻子的布條(與棉帽子同等質量,一面是布料,中間有棉花,一面是氈絨),待到寒風凜冽的時候,把它從帽子后面取下來,氈絨沖里,扣在帽子兩側的扣上,橫在鼻子前,起到保暖鼻子的作用。但不管款式如何相近,仿制的顏色與質地,永遠能夠一眼就快速分辨得出來。

即或是這樣的帽子,似意中般大小的學生,亦不能保證一人一頂,畢竟要幾塊錢呢?很多同學,尤其是意中小學那些父母在農業社、農村戶口的同學,實行的是工分制,一年一算賬,能全額拿到當年的糧油都屬不宜,根本開不到錢。就連一年三元的學費都交不起,更不可能買如此“昂貴”的帽子。他們當時戴的最多的帽子,是一種氈帽。用最粗糙的黑氈子或藍氈子,縫成一個圓桶,最頂端封死,安一個小疙瘩,還在半截腰摳了一個橫孔,可以露出眼睛。天冷的時候,直接拉開,只露出兩只眼睛;不太冷的時候,就從底部卷起來,只扣在腦袋頂上,很便宜很適用,價格還不貴,大約在八角左右。

記不得是什么時候了,興起過一段時間戴華僑帽。就是那種硬塑料壓制而成的,類似現在的安全帽,只是比安全帽帽檐寬些,里面也有塑料帶編成的襯,能夠使腦袋與帽子保持一定的距離,帽子的側面還留有兩個透氣孔,所以,既遮陽又防嗮,一度受到追捧。但在意中所在的城市是沒處買的,期間正巧趕上父親出差南京,特意去了一趟上海,一下子買回來一摞六個,連已經工作、還沒有結婚的二姐夫都要了一頂,戴著上下班,很美的。華僑帽只有純白與鴨蛋青兩種顏色,意中經常身穿一身白,腳蹬一雙白膠鞋,戴著一頂華僑帽出入,很打眼的。因為已經能夠穿得起一身白了,應該在1975年至1978年之間吧?為什么小小年紀就穿一條白褲子,不是意中自己要求的,而是開運動會專門做的白褲子。

小學的時候,低年級(一年級、二年級)開運動會,一般都是白襯衣藍褲子,不要尋思什么的確良、真絲之類的襯衣,所謂白襯衫,就是用平紋、細枝的白布自己家做的。那時候還沒有的確良,要有也是五年以后的事情了。就是這樣五角錢一尺的白布,也不是所有人家都買得起的,而意中那些農業社的同學,五年小學的時間里,也許只有一件白襯衫,還是撿哥哥姐姐的。而那些根本沒有白襯衫的同學,也許最怕諸如每年一次的運動會之類的,要被要強的老師反復嘮叨多日,有的同學連借一件白襯衫都辦不到的時候,運動會當天,只能穿著一件被太陽曬得變成了黃白的黃上衣對付。所以,那種情景,是意中所不愿意觸及和回憶的,那里面不僅有辛酸,更多的是對小時候艱苦生活的不堪回首。所以說,今天的意中,之所以能夠安于現狀并真切體悟到生活的美好,大部分來源于意中依舊能夠清晰地回憶起那些艱辛的往事,并與現今富足生活的對比吧?

試想一下,在一群身穿白襯衫的人群里,遑論白襯衫新舊所造成的色差,只因為其中穿插著一兩位身穿非常老舊(不老舊怎能曬得發白?)黃上衣的同學,雖然單獨看,已經很難辨別黃上衣的顏色,也許白的只剩下了已是一抹不易察覺的黃白,但在白襯衫人群中,與再舊的白襯衫相比,仍然會很明顯、很迅捷地分辨出那黃色,非常非常的刺眼。就因為這些原因,意中自小就不愿意開運動會,不愿面對那些貧困同學的尷尬。因為那些貧困生,幾乎都是意中的同學加摯友。

后來生活條件好轉了一些,意中已經進入小學生里面的高年級了。原來的白襯衫藍褲子已經遠遠無法滿足高年級學生參加運動會,并給予低年級學生榜樣的需要。這時候再開運動會,就需要穿戴運動衣褲,也就是線衣線褲。那時候可沒有運動品牌一說,更沒有滿大街的運動用品商店。所謂運動服,大多數人家根本沒有,就是有,也是線衣線褲,只不過褲腿不是收口的,而是用皮筋收攏的罷了。

上學之前,意中沒有線褲,更不要說線衣了。冬季的時候,直接光著腿穿棉褲,玩冷了就回家暖和一會再出去玩。上學了,怕在外面時間久凍壞了,母親就用平紋布給意中縫制線褲,從來就沒有買過什么線褲。更多的同學上學也沒有穿線褲。

進入高年級了,還是班長,意中就纏著父親托人給買了一身暗粉色的線衣線褲,平時根本舍不得穿,就留著開運動會用。可是,往往一到開運動會,老師改成全班都穿藍色運動服,意中可慘了。雖然生活條件相對好一些了,但意中不可能再去要一身藍色運動服。所以,唯一解決的辦法就是借。那個年代,相互借穿衣服鞋帽很自然,仿佛生活就應該是這個樣子似的,見怪不怪了。

可以想象,一個班級的學生,一大半穿著借來的線衣線褲,大小是否合體先不說,就是那個色差,幾乎沒有兩件是同一個顏色的,但又確確實實可以歸于同一個色調系列。試想一下,是什么樣的感覺。

那個時候沒有校服,條件不允許,也就沒人琢磨這個事了。

從上學到工作,意中從來沒有過校服、工裝的經歷,就如同身為公務員而從來沒有享受到免費午餐的待遇一樣,多多少少留下了些許遺憾。

最優惠的時候,意中吃過短暫的三角錢四兩糧票一頓的兩菜一湯的午餐,那也就是一兩個月的時間。待到退休了,單位就改成免費午餐了。當然了,因為怕失去公務員身份,而自愿選擇了提前退休。四十歲呀,就草草結束了政治生命,豈是一頓免費午餐所能比擬的?

到私企工作,單位剛剛做完工裝,所以就一直穿著自己的行頭工作,之所以沒有按照規定穿工裝,因為沒有,所以不穿。在私企工作的那些年,一直說自己沒有西裝,穿的都是借來的。誰信呀?但因為有過小時候借衣服穿的經歷,撒起謊來,臉色不紅不白的。因為曾經擁有過。

剛聽說要做新工裝了,就從這個單位調到另一個單位了。剛剛調到集團總部了,看到總部的工作人員都穿著剛剛制作的工裝,獨獨沒有意中的份。雖然內心并不在意那身并不合體的工裝,但命運總是與意中開著這樣不太好玩的玩笑,以至于單位管人事的副總都不好意思了,說要單獨為意中訂做一套工裝,意中笑笑拒絕了,要看看這個玩笑到底能夠開到什么時候?還真巧,就這樣,意中一生與免費午餐與免費工裝擦身而過,只成了記憶的一部分。

如果說工裝還有些可能,但錯過了。而校服,確實沒有過,就是這個說法,意中在校期間都沒有聽說過。

中學的運動會,依然沿襲著小學高年級的做法,依然要求一身運動服,依然是參錯不齊的顏色,依然是長短不一的款式,依然需要相互串換借著穿,依然赧顏那些想恨,卻恨不起來的運動會。

后來老師學會變通了,選擇家庭條件好一些的學生,約占班級總人數的四分之一吧?開運動會的時候穿白襯衣白褲子,做前導隊。于是,就有了前文意中所說的白衣褲了。

至于帽子,確實沒有什么記憶。要說光著腦袋,好像又不太可能。但確實搜尋不出有關這方面的記憶,哪怕是戴著花環之類的,也能聊填記憶的空白。但那個年代,如若說能夠戴著花環,確實有些荒誕了。

住校以后,意中有了一頂皮面氈絨的坦克棉帽子,在當時,算是比較高檔的了。

那個時候一到冬季,天氣就比較冷。不用進入三九天,陽歷十二月份經常是夜間零下二十七八°,白天零下十五六°,所以,基本離不開棉帽子。

入學第二年冬季,學校安排意中所在的班級到第二電機廠實習,時間大約在十二月二十日以后,數九了,一直沒有下雪,天氣干冷干冷的。

一早,意中與同學冒著嚴寒,換乘兩次車,歷時近兩個小時,才來到第二電機廠門前。但因為時間尚早,企業還沒有上班,而且負責帶隊聯系的老師也沒有來,一群學生只能站在寒風中苦苦等待。

第二電機廠地處道外區太古十六道街,當時還屬于比較荒蕪的街區,窄小的街道上,連個像樣的商店都沒有,所以,也就沒有可供暖暖身子的地方。其實,即使有,也不能在早七點就開門營業。去了幾個早餐店,里面一直人滿為患,根本不可能進去呆著。

小風刮得颼颼的,由風帶起的那份凜冽,撞擊的臉蛋子生疼,就好像有人不停地在用力打你的臉。而此時的意中,僅戴了一頂單軍帽,圍了一個腈綸的圍脖,而那頂保暖的坦克帽,卻因為被鎖在同學海有的箱子里,而海有回綏化老家拿不出來,只能這樣硬挺了。

意中與這幫同學,在寒風中不停地跺著漸漸凍的麻木的雙腳,而意中在跺腳的同時,還要不時地捂捂雙耳。幾乎一松手,耳朵就凍的發疼。這個時候真難熬啊。所有人都因為冷,而失去了說話的興趣,其實是怕一張嘴,那點可憐的熱氣就跑沒了,惟有不停地扭動身軀,無奈地與寒冷抗衡。

又過來一會,寒冷更甚,意中忽然意識到已經好久沒有捂耳朵了(其實也就是一兩分鐘),而耳朵也不凍了。久居東北的人都知道,一旦不覺得冷了,那就是凍硬了。果然,再輕輕地摸摸耳朵,硬邦邦的,沒有一絲反應,意中很害怕,同學一看,說壞了,都凍變色了,趕快找雪搓搓。

哪有雪呀,所有人一起四處找雪,薄薄的只有冰霜。于是,意中果斷決定返回學校,讓校醫治療。

結果那只左耳第二天就腫脹起來,有平時兩個那么大,上了十幾天的凍傷膏,脫了一層皮,才保住了。當時如果用手使勁一扒拉,就有可能從腦袋上掉下來,這可不是說的玄乎,真有這么把耳朵凍掉的。

這只耳朵有十幾年吧,一到冬季就凍,稍微見些寒風,一覺得絲的一疼,肯定凍了。年年脫層皮,年年凍。那時候在東北,一頂棉帽子太重要了。

1981年9月末,意中畢業分配到國營企業工作。正是深秋的季節,氣候宜人。穿著當時不多見的一身米色西裝,外罩一件高粱米色的風衣,一頂顏色再深一些的前進帽,讓很多人在多年后說起,還津津樂道。那個年代,敢穿一身西服本來就挺另類的,還敢戴一頂前進帽,就太另類了。可惜,這樣的風光隨著冬季的來臨而蕩然無存了。

意中所在的企業,算上家屬附屬廠的集體編制職工,有三千多人。上下班有通勤車,一發車就是七十多輛,很壯觀的。

正因為有這么多的職工需要上下班接送,一個企業不可能購買如此多的客車。所以,大部分通勤車都是用貨車。解放、黃河等貨車白天運送貨物,上下班時間就充當通勤車。

意中所在廠子里做通勤車使用時的貨車,拉人的時候,沒有街上跑的、常見的帆布棚,只是在車廂的前面立了一塊擋風的帆布風擋,兩側加高了護欄。試想一下,一到冬季,車向前急速行駛著,而人在貨車的車廂上,四面漏風,一站就是半個小時四十分鐘,穿什么樣的衣服都得讓寒風打透。這時不論男女,不僅要戴帽子,而且還要立起大衣的領子,并在領子外面嚴嚴實實地圍上一條圍脖,只露出兩只眼睛。就是這樣,下了車,帽子與圍脖之間還結滿了霜。

說到女人戴帽子,在機械加工企業是很平常的事。根據要求,工作期間,所有職工必須戴帽子上崗。尤其是女工,要把頭發塞進帽子里,防止被高速運轉的設備把頭發卷進去,而引發惡性事故。所以,初次到機械企業的人,根本分不出女工的俊丑,因為頭戴一樣的帽子,戴著口罩,頭發所能展現的風姿是看不到的,而臉部又被遮擋,就只能看體型了。而在肥大的工作服籠罩下,又有什么婀娜多姿可言?

那個時候,各方面的條件都在改善,人們的衣著鞋帽亦在發生變化。帽子也在發生變化,最先出現的高檔帽子就是水獺帽子,皮面水獺里的,但這樣的帽子有一個缺點,就是帽檐不能頻繁地放下來。因為一放一折,就會損傷水獺面。所以,人們給這種高檔帽子起了一個名字叫凍死人不償命,只有好看的外觀而不適用。一次同科室的業務員拿回來幾頂旱獺的帽子,30元一頂,不要小瞧30元錢,當時意中一個月才掙五十多元。

相中了帽子,可兜里沒錢,還是從當時的對象、現在的妻子那里借了30元錢買回來的。這么多年過去了,一說起來,妻子就戲謔地說意中小氣,借了錢至今不還。

到機關工作了,上下班騎自行車,帽子也就更主要了。依然是那頂旱獺帽子,伴陪了意中十幾年的時光。就是穿著長羽絨服,亦要在羽絨服帽子里面戴上棉帽子。

想想那個時候真挺有意思的,盡管頭發被帽子遮蓋的嚴嚴實實,還刻意留一頭長發,尤其是住校期間,不僅留著長發,還留著長長的鬢角。而那所謂的鬢角,僅僅是用頭發顯現的。甚至一度每天用卷發器把頭發卷出波浪,打上發蠟。帽子一扣,再摘掉帽子,此前的一切努力統統全廢,只留下不成型的殘缺。

說到燙發,真正去理發館燙發,意中只去過兩次。一次是結婚,一次是有一年春節前,機關的同事閑來無聊,互相鼓勵去燙頭,于是,一群與意中年齡相仿的同事,四五個人來到理發館,一起燙頭。帶到卷完上電加熱后取下卷發卷,一頭長發卷曲著貼在頭皮上,在鏡子里一照,胖胖的大臉,渾圓的腦袋,真像當時上演的西游記中的如來佛,就是缺少一個好幾層的下顎。要是現在,就什么都不缺了。

記得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當俄羅斯禮帽進入中國市場后,意中率先得到了一頂這樣的禮帽。黑色粗毛呢子面,硬胎的,帽檐挺大的那種。戴上這頂禮帽上街很打眼的,尤其是乘公交車,讓人覺得很另類,周圍的人會想,一個能夠戴如此新潮禮帽的人,怎么還坐公交車?就好似當時拿著剛剛面世的大哥大手機坐公交車一樣,接打電話一分鐘費用都是六角,快趕上坐出租車費用了(當時日本尼桑牌轎車出租車費用為每公里1.2元,馬自達為1.1元,拉達為0.9元。這已經是提價以后的價格。此前尼桑0.8元,馬自達0.7元,拉達0.6元,還有一種俄羅斯產的俗稱大頭鞋的出租車,大小相當于后來的轎車,每公里0.45元)。既然能夠用的起三萬多元一部的大哥大,還坐不起出租車?偶爾在公交車上,戴著禮帽,懷里揣著大哥大,不巧的是傳呼機響了,而又拿出大哥大急著回電話,周圍的乘客會迅速給打開一個場子,盡可能地遠離,并側目以對,刻意躲避著,仿佛看著一個怪物。這樣的感覺很不爽。如若戴個禮帽拿個大哥大總享受這樣的待遇,那就認可不戴不拿。這段記憶留給意中的,可謂尷尬中帶著苦澀,因為當時不僅經濟條件落后,就是人們的觀念亦很落后。

2012年的時候,意中接待幾位北京的朋友,領他們逛了俄羅斯用品商店,一進去,意中就被那玲瑯滿目、款式各異的帽子吸引住了眼光。多年沒駐足看帽子了,現在竟然有如此之多、之漂亮、之精巧、之奢華的帽子!各種樣式、各種面料、適宜于各個年齡段人戴的、適用于任何審美目光的,把意中震撼了。不由心里想,如果晚生幾十年,一定要享受一下這些帽子所帶來的快樂。

記得母親在世的時候,就經常說,你們這代人多好,什么好時候都趕上了。言外之意,無外乎替自己惋惜,怎不晚出生幾十年?現在,意中也開始發出這樣的感嘆了。對此,意中一點也不奇怪,現在意中羨慕年輕的一代,再過諾多年,意中的下一代一定會羨慕更下一代。不如此,怎能體現人類之進步?這應該是社會不斷前行最真實的寫照,亦是所希望看到的,那就是一代更比一代強。

離開機關退休后,無論冬夏,意中就再也沒有戴過帽子。先前留著長發戴著帽子,現在不戴帽子卻留著短短的頭發。

說起頭發的長短,還要說說意中的老觀念。一直認為,把頭發梳理的一絲不亂能體現一個人的工作態度。所以,在工作風生水起的時候,意中始終把頭發打理的整整齊齊,手里還經常拿個梳子隨時梳理。

有一段時間被邊緣化了,一失落,就把頭發剪成了寸頭。雖然清爽了,但因為太清爽了,反倒記起更多的往事,不如意尤甚。

后來到私企工作,因為得到重用,又留起了長發。偶爾看到老板在夏季剃短了寸發。本就習慣短發的意中,于是也就改成了短發。這一改,就再也沒有改回去。

一晃十幾年過去了,現在有卡尺了,理個寸頭更方便了。原來使用二號卡尺6厘米,太長,用不了多久就得理一次發;而一號3厘米又太短。真可人,就有一號半的卡尺出現了,正和意中心意。

意中嘗想,什么時候再恢復飄逸的長發?每逢想到這個問題,記憶力就會出現父親那一頭沒有一根黑發的銀發。梳理的一絲不茍,永遠是那么銀光閃亮,規規矩矩的中分,很有一份灑脫。也許,當意中的滿頭黑發出現銀白,也許需要照看孫輩,也許再出任什么重要職務,也許……

俗話說,三窮三富、三起三落活到老。離這個標準,意中還有距離,還存有一份企盼,更有一顆不甘寂寞之心,那就拭目以待吧。以后的事,誰又能說得清楚?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六日

二 : 【小小說】帽子

【小小說】帽子【7。25修改稿】

夏漢青

五歲的王海波戴了一頂牛仔的鴨舌帽,正好家里來了一位漂亮的阿姨。阿姨說:乖崽崽,戴這頂帽子真是帥呆了。

王海波高興得喔喔喔,還把手里的棒棒糖給了阿姨,給糖的時候還情不自禁的親了阿姨一嘴,弄得滿屋子人哈哈大笑。

有很多時候,王海波會不由自主的跑到媽媽的穿衣鏡前,對著鏡子里戴帽子的自己擺個造型,那感覺真是說不出的好。

戴帽子的王海波是孩子王,總是對那些想挑釁他的孩子發起戰爭,一次一次的戰斗一次一次的讓他汗水直流,熱氣騰騰的頭就猛對著電風扇吹,帽子卻是舍不得取下來,只是不時的將帽子往上提一提。媽媽一邊看著,隨手給他取下來,丟在一邊。還罵他這個活寶,連冷熱都不曉得。哪曉得這小家伙哇哇大哭,還用胖嘟嘟的小手擂媽媽的臉,過了,還把那頂臟兮兮的帽子戴在頭上。讓做娘的哭笑不得。( 文章閱讀網:www.lamyxv.live )

無奈,無奈,做娘的只好又給王海波買了一頂同樣的帽子,便于換洗。

王海波一直一直的戴著鴨舌帽,上學,放學,放風箏,走親戚,也不管冬天,還是夏天。村里人就給了他個綽號,叫鴨舌帽。

有人一叫鴨舌帽,王海波會甜甜的,脆嘣嘣的應一聲:哎——-余音拖得老長老長,還伸伸脖子挺挺腰,回報喊他的人一個大大的笑臉。

王海波慢慢的長大,鴨舌帽也跟著長大。

王海波終于要相親找老婆了,姑娘是介紹了一個又一個,一看王海波那頭上的帽子,姑娘們一個個沒有了下文。

漸漸的村子里議論紛紛,有說這個小伙子的頭發肯定有毛病,要不就是個癩頭。

王海波的媽媽急著抱孫子,人前人后唉聲嘆氣。

那天村子里來了個大干部,據說是省里的一個廳長,廳長來搞什么調研的,王媽媽從圍觀的人群里擠出一條縫隙,一把抓住廳長的手,一口一聲我的個青天大老爺呀,幫我家海波出個法子吧。把一旁陪同的村干部鄉干部縣干部市干部臉面上風起云涌。

廳長倒很和善,使眼色不許那些小干部把這個女人攆走,讓她把話說完。

廳長聽完哈哈一笑,走出門對著那些圍觀的農民,先是向鄉親們問聲好,然后,指著那個戴鴨舌帽的王海波:

把你的帽子取下來。

王海波一驚,不敢不從。鴨舌帽就自己給取了下來。

大干部作古正經盯著王海波的頭,許久許久,像是完成了一樁使命一樣,做了個總結發言:小伙子,這樣,才精神嘛。

說完這話,一群大小干部上車離開。

王海波把手里帽子一扔,腰板挺挺,神采奕奕回家去。

三 : 隱私實錄:我給不了老婆性福 她會給我戴綠帽嗎

隱私實錄:我給不了老婆性福 她會給我戴綠帽嗎_隱私實錄

我今年33歲,是個調度員,我老婆25歲。我是獨子,中專畢業,父母早已退休在家。從小到大老媽都非常溺愛我,我沒什么主見。

認識我老婆是在1個朋友的生日上,一見鐘情。在我猛烈地“攻擊”下,半年后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每天約會后,我送她回宿舍,看著她房間的燈亮了才離去。戀愛期間,我們都沒有偷嘗禁果,說出來不怕您笑,其實我生殖器官有點問題。

戀愛八個月以后,她答應了我的求婚,她看上我的原因很簡單:一、我從來沒有要求過跟她男女之歡,認為我很尊重她;二、我每個月的工資全部交給我老媽,認為我很孝順。而我看上她也有理由:一、她不像別的女人要求男友買這買那,相反都是我在用她的錢;二、比較清純、文靜。

新婚當晚,我發現她還是個處女,說實話我真的很興奮。婚后我老媽要求我們2個都把工資上交,她沒有任何的異議,反而跟我丈母娘說,是她掌管家里的財政大權。不久,她發現我有問題,我們的房事1個月也才一兩次,甚至沒有。

她為了顧及我的自尊,沒有說什么,也沒有要求我去檢查。但當她看到跟我們同一年結婚的表弟有了寶寶,加上三姑六婆時不時在她耳邊旁敲,她開始對我發火或者自己生悶氣。

2012年10月,她不再像從前那樣天天待在家里了,有時參加單位的應酬,有時是群里的聚會,有時跟朋友約出去逛街……這些反常的舉動讓我有了危機感,我決定去做手術。

老人家難免會說她兩句,她就問我是不是她不能出去玩,不可以交朋友。我跟她吵了一架,結果她徹夜沒有歸家,我也沒有去找她,因為我了解她,如果我出去找,她反而會更加不理我,結果第二天她真回來了。但她仍舊生氣,跟她說話愛理不理,幾天都是如此。我忍不住對她大吼大叫,她依然不說話,只是默默地撿了包包就外出,結果又是徹夜不歸。

我開始提防,把我老媽送她的首飾(三金)及她妹妹送的首飾全部轉移,第二天她又回來了,我感覺她心里還是有我。

過了幾天,她把房間翻了個遍,說要找手鐲出來戴。我騙她說放在老媽那兒保管,這一次她真的生氣了:“既然不想送給我,當初就不要送,送出的東西還要收回是什么意思……”

她又撿衣服走人了,第二天沒有回家,第三天還是沒有回家,我老媽打她電話也不接。后來我老媽就跑到她單位去叫她回來,連去了三天,她都置之不理,所以我老媽很生氣說她是騙婚的。

叫她回家無果,我們只能去她老家找她祖父說了這事,希望祖父能勸勸她。她知道后更加生氣,說我老媽在她單位大鬧不算,還跑老家去鬧,是人都受不了。

1個星期后,我和老媽一起去她老家。我見到她時,我們沒有說半句話,只有我老媽跟她大伯在說,她所有親戚都站在我這一邊,說什么結了婚的女人晚上不應該外出,夫妻吵架不應該離家出走,每月工資就應該上交等等。她坐了1個多小時,實在聽不下去了就離開了家。這一走就走了1個多月。

后來我求了她很久,一起陪我做了手術,直到我恢復了正常功能她才安心下來,說到底這也還是我的錯啊。

四 : 牛魔王的小老婆為什么喜歡綠帽子?



唐僧西游的時候,碰上了牛魔王。這牛魔王是99.99足金的。注重現實的牛魔王具有非凡的耐心,為了吃唐僧肉,他等了幾百年哪。呵呵,等待的功夫果然一流。

他終于等到了那一天,可是那天他最愛的女人小狐貍打了他的呼機,她要他立刻去見她。她知道老牛做的菜最好吃了。小狐貍寫東東忙得要死,哪里有空燒飯給自己吃啊。所以她在老牛的呼機上的留言是:小狐貍-午飯:老公啊,你死相啊。(死相?什么意思?蟲蟲不懂,那是從網絡男性照妖指南里拷來的,據說是小妖精喜歡說的。管他呢。)聽說你最近又給我帶了頂綠帽子啊?!牛魔王心痛地哀嘆:別這么委屈自己好不好,幾點了?太陽都下山了,還午飯啊!



他于是跑到老婆鐵扇公主那里,跟她說聲自己今晚不回家了,他要去同事家做孺子牛,筆耕。

老婆~~鐵扇公主isaway買菜去了。

于是老牛isnowknownas老牛-筆耕。/away俯首甘為孺子牛。

鐵扇公主回來UCentral他的IP地址,就知道老公那里去了。哼,不是說做牛的人里沒有花花公子的嗎?金牛座的男女對愛情都是忠貞不一的,怎么就出了牛魔王這個敗類?其實不是這樣的,牛魔王其實并不愛他的老婆,他的心里只有那個小狐貍。他和鐵扇公主的婚姻是父母包辦的,無奈啊!你只要看看他們結婚這么多年,只生了紅孩兒一個小子(而且還不是老牛的血統)這一點老牛就憋得夠嗆。



小狐貍是個感性的狐貍,她的敏感、溫柔和感情豐富是吸引牛魔王的最大砝碼。而老牛一旦受情欲的使喚就身不由急了。而他強烈的占有欲使得他和小狐貍的愛情綿綿悠悠的。

牛魔王朝思暮想的美食唐僧開始走進了他的地盤。鐵扇公主的口水已經掉了下來,她拼命呼老公的BB機,并買了很多烹飪書放在案頭。可是牛魔王就是不回電,可惡的小狐貍把他的呼機和手機都給關了。



鐵扇公主只好弄出了火焰山,阻止唐僧一行的前進,并迫使他們來向她借芭蕉扇。

呵呵,鐵扇公主在心里暗暗冷笑。老牛你去泡你的妞吧,今晚我一個人享受美食了。呵呵。

唐僧他們果然來向她借芭蕉扇了。鐵扇公主聽見門鈴聲,開心得笑4了。她抓過一只老鼠一擰它的脖子,門就開了。不過她看到的不是唐僧白白胖胖的臉蛋,而是一份DCC。

上面是孫猴子的筆跡,要求她立刻將扇子DCC給他們。

鐵扇公主暴跳如雷,不過很快她就想出了對付的法子,她設法弄到了唐僧完整的IP地址,發了顆炸彈給他們!



幸虧八戒設置了防火墻,沙僧在英愛兒公司做過職員,一場災難被幸免了。

孫猴子只好直接跑去要,卻被公主的扇子扇到了10萬8千里之外。他橫眉怒指鐵公主~~

還是八戒聰明,他讓孫猴子把自己DCC過去,摧毀公主的硬盤,看她還敢不交出芭蕉扇來!

于是孫猴子化了個帥哥WLLL的NICK,跑到IRC上同公主CHAT。把個徐娘半老的鐵扇公主弄得神魂顛倒的,答應將芭蕉扇作情物相送。



公主誤以為那就是榕樹下的WILL,哪里知道是WLLL呢~~~

有天她突然心血來潮,不在約定的時間上了IRC。正好真正的WILL就在那里,還戴了帽帽。

“老公啊,我來了,你想我嗎?給我帽帽吧”

WILL嚇得差點從座位上跌下去,幸好他這種情景見得多了,就咽咽口水,一本正經地說:“哦,是老婆啊,好久不見了啊。”然后+OP鐵扇公主。

“好久?我們昨天還聊過呢。”

“哦,不,我是說我太想你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

“哇,我好開心哦,你知道人家多想你了,4相?(蟲蟲嘀咕:也不知這詞用對了還是用錯了。)”



WILL還好沒有看見鐵扇公主的模樣,要是他知道那是個快過四十的女人的話,呵呵。屁股大概又要痛了。

“老公啊,你在嗎?”

“在,怎么了,寶貝兒?”

“人家問你嘛,我們何時見面,我答應你的芭蕉扇該給你了。”

“芭蕉扇?老婆啊,我又不生煤爐的。”

“4相,你怎么了,不是你想要我這件寶貝的?”



(蟲蟲趕緊派孫猴子撥打WILL的手機,話筒里說:對方沒有應答!沒厥倒。)“哦,親愛的,你的寶貝?一把扇子嗎?我的榕樹葉子也可以當扇子的。算了,放在你這里和放在我這里不一樣?”

蟲蟲和孫猴子開始抱頭痛哭。

“那你當時這么急著要干嗎?既然你這么說,就放我這兒好了。”

這時WLLL上來了。

“我來了,老婆~~~”

“啊,你是?怎么又來個Fake?哼,肯定是假冒的!上次和Fake稀里糊涂的生了個紅孩兒,這次不會和你生個猴孩兒了!” WLLLhaskickedby鐵扇公主(你假冒我老公!)。



傻猴子,給WILL開小窗去!

“乖WILL,那女人認錯人了,他把你當我了。你把扇子騙來吧,我們還要去西天取經啊!”

“哦,西天?是曼谷嗎?亞運會都結束了,你們去干嗎?”

“WILL乖,乖WILL,我知道你是個好人,大好人,我們需要那把扇子啊!你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啊?”

“鐵扇公主啊,嗯?哦,我明白了,好。”

在WILL的熱情幫助下,孫猴子終于取得了芭蕉扇。



不久鐵扇公主發現受騙了,正好牛魔王也回來了。他趕緊根據榕樹下WILL的照照,扮成WILL的模樣追了上去。

孫猴子看見WILL,象老朋友一樣和他打招呼。

“猴子,你累不累,我替你拿吧。”

“是啊,這扇子好重。”

“我以前做過警察的,沒事的,10個歹徒都可以扳倒的。”

“呵呵,那我取經回來跟你學兩手啊。”

“沒問題。現在把扇子給我,你去榕樹下休息吧。”

“好。”

不過八戒一直尾隨他們,它總懷疑那個WILL是假冒的。于是他扮成一個美眉,向牛魔王迎面走來。

這個美眉多漂亮啊,簡直就天仙下凡啊。

“4相,你不認識我了?見了我也不打個招呼啊?!”

可是這老牛只一門心思干路,腦子里只有他的小狐貍,只想快點向老婆交差后,可以重新回到自己愛的人那兒去。所以他根本就不理會拼命給他拋媚眼的八戒美眉。



“你不是WILL啊!哼,騙我猴子哥哥!”八戒原形畢露。

“你!怎么這樣懷疑我?難道不是我幫你們才得到寶貝的?我還好心給你拿著哪。”

“你想騙得了我?看招,拿出WILL的擒拿技術來!別只會蹄子K人哦。”

牛魔王終于被識破了,唐僧他們獲得芭蕉扇,又可以繼續到西天取經去了。

老牛與她正式離婚,回到婆鐵扇公主那里去了。



“沒法同時愛上2個女人,咱們都要象個男子漢的樣子,給你喜歡的人一個溫暖的家。每天給她做好菜吃。雖然沒有吃到唐僧肉,也可以長命百歲,可是沒有愛情的人,要他度過這么長的,卻是永遠寂寞的歲月,而且想死也死不了,這不是等于在虐待自己嗎?”

浪漫主義的愛情,雖然美麗,可是現實主義的愛情,也是雋永美好的。

笑過不癡情,Jack不會是金牛座的。但小狐貍是牛哥的一個永遠。

特級搞笑,希望朋友們能喜歡~~O(∩_∩)O哈哈哈~!

五 : 小小說《給面子》

小小說《給面子》

徐 軍

牛科是個急性子、直腸子的人,他不論在什么場合都愛插話,而且仗著資格老,經常不給面子,讓人當眾下不來臺,為此朋友們沒少批評他,但牛科依舊我行我素,不以為然。

今天,陳總的公司簽下了一個大訂單,陳總一高興,在酒店訂了幾桌宴席,準備晚上犒勞公司有功之臣和場面上的一些好友,牛科也在被邀之列。徐助理提醒陳總:“牛科喜歡場面上插話,常讓大家掃興,還是別邀請他吧?”“他是我的老領導,讓他參加吧。”陳總最終決定。

赴宴人員到齊后,陳總端起酒杯開始講話,剛講到一半,牛科就站起來鼓掌:“陳總講得好!您的心意我們都領了!”

陳總瞥了一眼牛科,嘆了口氣,接著對公司有功之臣和好友們的幫助表示感謝。沒想到牛科又站了起來:“光喝酒吃菜氣氛不夠啊,要唱唱歌助助興吧!歡迎……來一首軍歌怎么樣?”( 文章閱讀網:www.lamyxv.live )

陳總苦笑了一下:“我的老領導牛科很給面子啊,連插話都那么有水平!”

坐在牛科旁邊的徐助理忍不住了,他拽了拽牛科的衣角,示意牛科坐下來。牛科也聽出來陳總話里有話,于是強忍著坐了下來,但他東渺渺西望望,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

宴會開始了,牛科一邊吃一邊說,嘴巴一點也不閑著,誰說話他都要插一句嘴,弄得大家哭笑不得。眼看晚宴到了尾聲,陳總舉起酒杯,他瞄了一眼牛科,發現牛科正在笑嘻嘻地望著自己,而且他還在津津有味地嚼著菜,于是陳總深吸一口氣之后,仗著酒勁高聲宣布:“今天的酒宴只是一個新的里程碑,如果以后公司再完成大的訂單,我們還要大慶……。”

令大家驚訝的是,在陳總講話的過程中,牛科破天荒地沒有插一句話。大家看到此景,都覺得非常不解:牛科一晚上吃飯喝酒都沒閑著,這吃完飯喝完酒咋還不說話了?

陳總講完話之后,滿意地沖著牛科點了點頭。而牛科依然一言不發,只是滿臉通紅地坐在那里,而且好像要嘔吐的樣子,似乎已經不勝酒力了。

散席之后,陳總對徐助理說:“你不能帶有色眼鏡看人嘛!今天晚宴結束的時候,牛科的表現就很不錯,誰說牛科愛插話的毛病不能控制?這不是挺給人面子的嘛……”

徐助理笑道:“陳總,您弄錯了!不是牛科給您面子,其實在您最后講話之前,我看到牛科正在吃魚,他剛想插話,好像被一根魚刺卡住了,憋得他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本文標題:老婆給我戴綠帽子小說-說帽子
本文地址: http://www.lamyxv.live/1152725.html

61閱讀| 精彩專題|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蘇ICP備13036349號-1

3d组选号码865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