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閱讀

余秋雨道士塔讀后感-余秋雨《道士塔》+賞析

發布時間:2018-05-13 所屬欄目:余秋雨山居筆記

一 : 余秋雨《道士塔》+賞析

《道士塔》原文:  一


莫高窟大門外,有一條河,過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著幾座僧人圓寂塔。塔呈圓形,狀近葫蘆,外敷白色。從幾座坍弛的來看,塔心豎一木樁,四周以黃泥塑成,基座壘以青磚。歷來住持莫高窟的僧侶都不富裕,從這里也可找見證明。夕陽西下,朔風凜冽,這個破落的塔群更顯得悲涼。

  有一座塔,由于修建年代較近,保存得較為完整。塔身有碑文,移步讀去,猛然一驚,它的主人,竟然就是那個王圓箓!

  歷史已有記載,他是敦煌石窟的罪人。

  我見過他的照片,穿著土布棉衣,目光呆滯,畏畏縮縮,是那個時代到處可以遇見的一個中國平民。他原是湖北麻城的農民,逃荒到甘肅,做了道士。幾經周折,不幸由他當了莫高窟的家,把持著中國古代最燦爛的文化。他從外國冒險家手里接過極少的錢財,讓他們把難以計數的敦煌文物一箱箱運走。今天,敦煌研究院的專家們只得一次次屈辱地從外國博物館買取敦煌文獻的微縮膠卷,嘆息一聲,走到放大機前。

  完全可以把憤怒的洪水向他傾泄。但是,他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最大的傾泄也只是對牛彈琴,換得一個漠然的表情。讓他這具無知的軀體全然肩起這筆文化重債,連我們也會覺得無聊。

  這是一個巨大的民族悲劇。王道士只是這出悲劇中錯步上前的小丑。一位年輕詩人寫道,那天傍晚,當冒險家斯坦因裝滿箱子的一隊牛車正要啟程,他回頭看了一眼西天凄艷的晚霞。那里,一個古老民族的傷口在滴血。

  真不知道一個堂堂佛教圣地,怎么會讓一個道士來看管。中國的文官都到哪里去了,他們滔滔的奏折怎么從不提一句敦煌的事由?

余秋雨《道士塔》+賞析查看大圖

  其時已是20世紀初年,歐美的藝術家正在醞釀著新世紀的突破。羅丹正在他的工作室里雕塑,雷諾阿、德加、塞尚已處于創作晚期,馬奈早就展出過他的《草地上的午餐》。他們中有人已向東方藝術家投來羨慕的眼光,而敦煌藝術,正在王道士手上。

  王道士每天起得很早,喜歡到洞窟里轉轉,就像一個老農,看看他的宅院。他對洞窟里的壁畫有點不滿,暗乎乎的,看著有點眼花。亮堂一點多好呢,他找了兩個幫手,拎來一桶石灰。草扎的刷子裝上一個長把,在石灰桶里蘸一蘸,開始他的粉刷。第一遍石灰刷得太薄,五顏六色還隱隱顯現,農民做事就講個認真,他再細細刷上第二遍。這兒空氣干燥,一會兒石灰已經干透。什么也沒有了,唐代的笑容,宋代的衣冠,洞中成了一片凈白。道士擦了一把汗憨厚地一笑,順便打聽了一下石灰的市價。他算來算去,覺得暫時沒有必要把更多的洞窟刷白,就刷這幾個吧,他達觀地放下了刷把。

  當幾面洞壁全都刷白,中座的雕塑就顯得過分惹眼。在一個干干凈凈的農舍里,她們婀娜的體態過于招搖,她們柔柔的淺笑有點尷尬。道士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一個道士,何不在這里搞上幾個天師、靈官菩薩?他吩咐幫手去借幾個鐵錘,讓原先幾座雕塑委曲一下。事情干得不賴,才幾下,婀娜的體態變成碎片,柔美的淺笑變成了泥巴。聽說鄰村有幾個泥匠,請了來,拌點泥,開始堆塑他的天師和靈官。泥匠說從沒干過這種活計,道士安慰道,不妨,有那點意思就成。于是,像頑童堆造雪人,這里是鼻子,這里是手腳,總算也能穩穩坐住。行了,再拿石灰,把他們刷白。畫一雙眼,還有胡子,像模像樣。道士吐了一口氣,謝過幾個泥匠,再作下一步籌劃。

  今天我走進這幾個洞窟,對著慘白的墻壁、慘白的怪像,腦中也是一片慘白。我幾乎不會言動,眼前直晃動著那些刷把和鐵錘。“住手!”我在心底痛苦地呼喊,只見王道士轉過臉來,滿眼迷惑不解。是啊,他在整理他的宅院,閑人何必喧嘩?我甚至想向他跪下,低聲求他:“請等一等,等一等......”但是等什么呢?我腦中依然一片慘白。

  1900年5月26日清晨,王道士依然早起,辛辛苦苦地清除著一個洞窟中的積沙。沒想到墻壁一震,裂開一條縫,里邊似乎還有一個隱藏的洞穴。王道士有點奇怪,急忙把洞穴打開,呵,滿滿實實一洞的古物!

  王道士完全不能明白,這天早晨,他打開了一扇轟動世界的門戶。一門永久性的學問,將靠著這個洞穴建立。無數才華橫溢的學者,將為這個洞穴耗盡終生。中國的榮耀和恥辱,將由這個洞穴吞吐。

  現在,他正銜著旱煙管,扒在洞窟里隨手翻檢。他當然看不懂這些東西,只是覺得事情有點蹊蹺。為何正好我在這兒時墻壁裂縫了呢?或許是神對我的酬勞。趁下次到縣城,撿了幾個經卷給縣長看看,順便說說這樁奇事。

  縣長是個文官,稍稍掂出了事情的分量。不久甘肅學臺葉熾昌也知道了,他是金石專家,懂得洞窟的價值,建議藩臺把這些文物運到省城保管。但是東西很多,運費不低,官僚們又猶豫了。只有王道士一次次隨手取一點出來的文物,在官場上送來送去。

  中國是窮,但只要看看這些官僚豪華的生活排場,就知道絕不會窮到籌不出這筆運費。中國官員也不是沒有學問,他們也已在窗明幾凈的書房里翻動出土經卷,推測著書寫朝代了。但他們沒有那付赤腸,下個決心,把祖國的遺產好好保護一下。他們文雅地摸著胡須,吩咐手下:“什么時候,叫那個王道士再送幾件來!”已得的幾件,包裝一下,算是送給哪位京官的生日禮品。

  就在這時,歐美的學者、漢學家、考古家、冒險家,卻不遠萬里、風餐露宿,朝敦煌趕來。他們愿意變賣自己的全部財產,充作偷運一兩件文物回去的路費。他們愿意吃苦,愿意冒著葬身沙漠的危險,甚至作好了被打、被殺的準備,朝這個剛剛打開的洞窟趕來。他們在沙漠里燃起了股股炊煙,而中國官員的客廳里,也正茶香縷縷。

  沒有任何關卡,沒有任何手續,外國人直接走到了那個洞窟跟前。洞窟砌了一道磚、上了一把鎖,鑰匙掛在了王道士的褲腰帶上。外國人未免有點遺憾,他們萬里沖刺的最后一站,沒有遇到森嚴的文物保護官邸,沒有碰見冷漠的博物館館長,甚至沒有遇到看守和門衛,一切的一切,竟是這個骯臟的王道士。他們只得幽默地聳聳肩。

  略略交談幾句,就知道了道士的品位。原先設想好的種種方案純屬多余,道士要的只是一筆最輕松的小買賣。就像用兩枚針換一只雞,一顆紐扣換一籃青菜。要詳細地復述這筆交換賬,也許我的筆會不太沉穩,我只能簡略地說:1905年10月,俄國人勃奧魯切夫用一點點隨身帶著的俄國商品,換取了一大批文書經卷;1907年5月,匈牙利人斯坦因用一疊銀元換取了24大箱經卷、5箱織絹和繪畫;1908年7月,法國人伯希和又用少量銀元換去了10大車、6000多卷寫本和畫卷;1911年10月,日本人吉川小一郎和橘瑞超用難以想象的低價換取了300多卷寫本和兩尊唐塑;1914年,斯坦因第二次又來,仍用一點銀元換去5大箱、600多卷經卷......

  道士也有過猶豫,怕這樣會得罪了神。解除這種猶豫十分簡單,那個斯坦因就哄他說,自己十分崇拜唐僧,這次是倒溯著唐僧的腳印,從印度到中國取經來了。好,既然是洋唐僧,那就取走吧,王道士爽快地打開了門。這里不用任何外交辭令,只需要幾句現編的童話。

  一箱子,又一箱子。一大車,又一大車。都裝好了,扎緊了,吁——,車隊出發了。

  沒有走向省城,因為老爺早就說過,沒有運費。好吧,那就運到倫敦,運到巴黎,運到彼得堡,運到東京。

  王道士頻頻點頭,深深鞠躬,還送出一程。他恭敬地稱斯坦因為“司大人諱代諾”,稱伯希和為“貝大人諱希和”。他的口袋里有了一些沉甸甸的銀元,這是平常化緣很難得到的。他依依惜別,感謝司大人、貝大人的“布施”。車隊已經駛遠,他還站在路口。沙漠上,兩道深深的車轍。

  斯坦因他們回到國外,受到了熱烈的歡迎。他們的學術報告和探險報告,時時激起如雷的掌聲。他們在敘述中常常提到古怪的王道士,讓外國聽眾感到,從這么一個蠢人手中搶救出這筆遺產,是多么重要。他們不斷暗示,是他們的長途跋涉,使敦煌文獻從黑暗走向光明。

  他們是富有實干精神的學者,在學術上,我可以佩服他們。但是,他們的論述中遺忘了一些極基本的前提。出來辯駁為時已晚,我心頭浮現出一個當代中國青年的幾行詩句,那是他寫給火燒圓明園的額爾金勛爵的:

  我好恨

  恨我沒早生一個世紀

  使我能與你對視著站立在

  陰森幽暗的古堡

  晨光微露的曠野

  要么我拾起你扔下的白手套

  要么你接住我甩過去的劍

  要么你我各乘一匹戰馬

  遠遠離開遮天的帥旗

  離開如云的戰陣

  決勝負于城下

  對于這批學者,這些詩句或許太硬。但我確實想用這種方式,攔住他們的車隊。對視著,站立在沙漠里。他們會說,你們無力研究;那么好,先找一個地方,坐下來,比比學問高低。什么都成,就是不能這么悄悄地運走祖先給我們的遺贈。

  我不禁又嘆息了,要是車隊果真被我攔下來了,然后怎么辦呢?我只得送繳當時的京城,運費姑且不計。但當時,洞窟文獻不是確也有一批送京的嗎?其情景是,沒裝木箱,只用席子亂捆,沿途官員伸手進去就取走一把,在哪兒歇腳又得留下幾捆,結果,到京城已零零落落,不成樣子。

  偌大的中國,竟存不下幾卷經文!比之于被官員大量糟踐的情景,我有時甚至想狠心說一句:寧肯存放于倫敦博物館里!這句話終究說得不太舒心。被我攔住的車隊,究竟應該駛向哪里?這里也難,那里也難,我只能讓它停駐在沙漠里,然后大哭一場。

  我好恨!

  不止是我在恨。敦煌研究院的專家們,比我恨得還狠。他們不愿意抒發感情,只是鐵板著臉,一鉆幾十年,研究敦煌文獻。文獻的膠卷可以從外國買來,越是屈辱越是加緊鉆研。

  我去時,一次敦煌學國際學術討論會正在莫高窟舉行。幾天會罷,一位日本學者用沉重的聲調作了一個說明:“我想糾正一個過去的說法。這幾年的成果已經表明,敦煌在中國,敦煌學也在中國!”

  中國的專家沒有太大的激動,他們默默地離開了會場,走過了王道士的圓寂塔前。

  (選自2002年01月版《文化苦旅》)

賞析一:

《道士塔》和《莫高窟》有著緊密的內在聯系。如果說前者提示了中國古代最燦爛的文化之悲劇,那么,后者則是對這一燦爛文化的贊嘆和歌頌。兩篇文章歸結到一個主題:中華民族有數千年的文明,這種文明是如此博大而輝煌,又是如此命運多舛。它歷盡滄桑,迄今仍然生生不息。兩篇文章是作者對中華民族文明史的反思,表現了作者強烈的憂患意識。
《道士塔》全文四個部分。作者融記敘、議論、抒情于一體,展示了近代中國由于愚昧和落后而帶來的一場不可避免的悲劇。作者有“道士塔”作題目,寓意深刻。這座道士塔既是民族恥辱的象征,又是近代中國文明衰弱的標志。它是曾經發生過的、我們必須正視的歷史。
第一部分記敘了外國冒險家瘋狂地掠奪和俞劫數以萬計的敦煌文物。作者的感情表面上是平靜的,但平靜中已涌動著無法遏目的悲憤。
第二部分點出敦煌文物被毀被盜的原因之一:愚昧和無知。劈頭就是一段議論,悲憤之情躍然紙上。接著敘述王道士破壞敦煌文物的罪惡行徑,無奈中兼有揶揄。最后一個自然段,是作者悲痛之情的迸發,這是一種出于對祖國燦爛文化的熱愛的神圣之情。
第三部分揭示了造成敦煌國寶大量流失的根本原因:舊中國的落后和腐敗。作者用鑿鑿有據的事實告訴人們:我們必須正視這場中國近代史上的浩劫和悲劇,唯有正視歷史,才能反思。字里行間,處處流露出作者的悲憤、無奈之情。
第四部分寫這場悲劇的終結。歷史已翻過新的一頁。大量的敦煌文物的流失,不止是民族的屈辱,也給專家們研究華夏文明史帶來了巨大的困難。但是,中華民族畢竟站起來了,令人欣慰的是:敦煌的輝煌仍然在中國,敦煌學仍然在中國。比之前三部分,這一部分雖然簡短,但作者的思想感情又是復雜的,壓抑、悲痛和自豪的心情交織在一起。“道士塔”作為民族文明的恥辱和衰敗的象征雖然成為歷史,但它足以警策每一個中國人:決不能重蹈覆轍。

賞析二:

“莫高窟可以傲視異邦古跡的地方,就在于它一千多年的層層累聚。”“它是一種聚會,一種感召。”“它成了一個民族心底一種彩色的夢幻,一種圣潔的沉淀,一種永久的向往。”(余秋雨《莫高窟》)在這里,最美的文字與“中國古代最燦爛的文化”融為一體,點燃了一個民族的激情。毋庸贅言,大凡飛天的后代無不神往于那千年的輝煌。追溯到東晉(公元336年),我們看到樂樽和尚的身影,正是他的虔誠和靈性,開始了莫高千年生命的孕育。那北魏的奔放豪邁,隋代的暢快柔美,唐代的瑰麗豪華,五代的溫煦沉著,大宋的拘謹雅麗,元代的沉默冷清,在歷史的長河里綻放、沉淀,拓延、生生不息。然而,這所的激情都在20世紀初的那場浩劫中變得蒼白和苦澀了。

我們無法越過那個黑暗、屈辱而冷漠承德時代,就如走近莫高窟,就不得不面對那座丑陋而荒涼的道士塔一樣。不管記憶中的敦煌多么絢爛多彩,富麗堂皇,都終究無法填滿那空闊的藏經洞,無法洗去千佛洞中的慘白,無法撫平天邊古老民族滴血的傷痕。而它——道士塔,卻還如古跡一般完好地戳在那兒。我恨不得將這塔推翻,掘倒,猛揮血淚之鞭,鞭笞那早已腐臭的無知軀殼。是的,王圓簏,他“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這樣“目光呆滯,畏畏縮縮”的身影,在20世紀初的中國本來隨處可見,不同的是,偏偏他走了狗屎運,“當了莫高窟的家”,把持了“中國古代最燦爛的文化”,歷史的車轍就這樣脫軌了。你還希望怎樣呢?將洞窟刷白,將“婀娜的體態”換成“天師和靈宮”,對于一個老農,對于一個道士來講,不都是順理成章的事嗎?他只是在盡個人的本分而已,況且,中國的平民向來都是最務實最本分的。如果要怪,也只能怪上天太“眷顧”這個卑微的人了,讓他發現了藏經洞。在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年代,眼前出現了這樣一處財源,王圓簏小農式的精明萌動了,就像“一顆紐扣換一籃青菜”,難以計數的瑰寶流失了,有人嘲笑他的荒誕,有人怒視他的賣國,固然不錯,但是,我們忘了一個前提,那就是王圓簏根本不懂這些經卷的價值,更何談“文物”“文化”“愛國”!他的可笑行徑給莫高窟層層累聚的生命劃了一道難以愈合的傷口,“他是敦煌石窟的罪人”,但也是這場文化浩劫中“錯步上前的小丑”!那么,鞭懲那早已干枯的軀殼,也只是徒增傷痛和疲憊而已。何妨放任思緒更遠些,你會發現王圓簏的周圍,還有無數個王圓簏、張圓簏,但是誰有了這樣千載難逢之機,都不會錯過這“小丑”的角色。

20世紀的天空啊,那樣陰沉昏暗,令人窒息。一個民族在這種缺氧狀態下癱瘓了,沉默了。把持了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王朝張揚過,跋扈過,卻怎么也不料想這最后的接力棒送錯了對象,偌大個滿清王朝竟找不出一個象樣的子孫來承繼祖業,他們最多稱得上過“寄生蟲”,驕傲自大,恃強凌弱,對了,還生得一身媚骨,學會了將祖宗的產業拱手讓人,這一點可是讓其先人望塵莫及的。(當然,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新的時代病)“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滿清政府以自己的方式茍延殘喘著。很難相信,這樣的子孫會有什么文化意識,民族深情。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這些敦煌瑰寶,如果當時被完好地送到北京城,將會像當年的圓明園一樣尸骸無存,而這將是另一場觸目驚心的民族悲劇。總之,除非它像古樓蘭一樣神秘消失,否則在劫難逃!

車聲轆轆,那是外國學者們凱旋的歌聲,手執擎天利劍,我也只肯狠狠地怒視其遠去的背影,決不阻攔。也許我能一時救下幾件稀世珍寶,卻終究救不下整個敦煌文化,在那個陰沉昏暗衰亡沒落的時空下,他終將成為歷史的殉葬品。

無無法想象歸國后的斯坦因們大邀其功時的姿態,但我確定,無論他們怎樣地修飾,或干脆更加露骨地說:“這就是從中國掠奪來的敦煌文物”,“中國”“敦煌”這幾個字卻是他們永遠也抹殺不掉的,只要有這些殘存的文物在,這幾個字就會被所有有良知的中國人記起,敦煌文化就不會消亡。當年,日本學者滕枝晃曾怎樣狂妄地斷言:“敦煌在中國,研究在國外。”而今,他不得不承認:“敦煌在中國,敦煌學也在中國!”

我們將欣喜地看到,敦煌的飛天們在重振羽翼,而這,正是一個古老民族的新的轉機!

賞析三:

王道士:拯救莫高窟的貢獻和悲劇

侯楊

 敦煌莫高窟前面有一條黨河,河的對岸有一片稀疏的塔林,那是僧人或道士的墓塔,其中一座比它身后的眾多墓塔更高大,位置也最顯著,外來的游客第一眼就不會錯過。塔背后刻有墓志銘,近前一看,原來是敦煌文書的發現者王道士——王圓的墓塔。現在王道士也有了不大不小的名氣,因為他發現了敦煌文書,這一重大的發現后來轟動了世界。但他的名氣更多來自于他將這些珍貴文書中的大部分而且是精品賣給了外國探險家,當然這是個惡名。

王道士的墓志銘是弟子撰寫的,因此多有溢美之詞,但其中也不乏客觀的記述。根據這篇墓志銘,王道士因為饑荒離開家鄉湖北麻城流浪,一路上歷經磨難,遂即有了出家的想法,在酒泉出家當了道士;隨后他又流浪到了敦煌,在參觀莫高窟后,感嘆這里就是西方的極樂世界,于是修建了太清宮在此定居。此時的莫高窟已經荒廢了700年,許多洞窟被流沙掩埋,建筑更是殘破不堪。雖然是一名道士,但王道士對佛教同樣熱誠,他決定化緣募捐修復。在生命余下的30多年中,他將各個洞窟中的流沙清理、補葺,修復殘破的塑像和壁畫,改建了三層樓、古漢橋、五層佛樓等建筑,可以說,我們今天見到的莫高窟基本上就是王道士修復的面貌。修復莫高窟是王道士的畢生事業,為此總共花費了他20多萬兩白銀。作為曾經一貧如洗的流浪漢,這些白銀幾乎都是依靠他的勤勉、熱誠一點一滴募捐來的。我在這里之所以用“幾乎”一詞,是因為修復莫高窟的資金有一部分是來自于交易。

1900年6月22日夏至,王道士用河水沖刷被流沙掩埋的一個三層洞窟,流沙沖刷后洞窟的壁裂開了一個孔,里面隱隱有光線,原來墻壁后面隱藏著另一個洞窟,里面堆滿了密藏的大量經卷、繪畫、文書,這些都是唐代和敦煌曹氏政權時期(相當于五代和北宋前期)的文物,據后人判斷,應該因戰亂而有意密藏的。雖然是文盲,但作為一名虔誠的泛宗教徒,王道士對佛經自然十分敬重,他同時意識到這些文書并不是屬于他個人,因此立即、多次上書官府,但官府以經費不足推諉;絕望之余,他甚至直接上書國家的最高統治者西太后,但同樣石沉大海。當時官府正忙著籌措幾億兩白銀的庚子賠款,哪有功夫理會偏僻之地的一個道士和一堆文書?

就這樣7年過去了。忽然一天莫高窟來了一隊人馬,為首的是一位西洋人,名叫斯坦因,一位杰出的探險家,他立即明白了這些文書獨一無二的珍貴價值。但王道士是這些文書的虔誠保衛者,單純用金錢無法達到目的。斯坦因聰明地稱自己是唐朝玄奘的信徒,歷經艱險來中國取經。王道士被感動了,任斯坦因挑選了24箱文書、繪畫和5大箱其他的文物帶回了大英博物館。王道士僅收下了斯坦因的200兩白銀,他顯然認為這并不是一場交易,而只是這位西方玄奘的捐獻,他需要這些白銀來從事他的修復莫高窟的偉大事業。同樣的故事在隨后的幾年內一直上演,法國、日本、俄國、美國的“玄奘”們來了,相繼從王道士手中拿走了大批文書,留下為數甚微的“捐獻”。當敦煌文書在世界引起了轟動時,一向注重世界影響的政府終于覺醒了,下令將剩下的文書運往首都。但這時文書已經被意識到其珍貴價值的各級官員或明或暗地盜竊、毀壞殆盡(將完整的經卷剪切成數卷以便盜竊)。幾年后,斯坦因又一次來到莫高窟,王道士痛心地提到了官員們的盜竊和毀壞,后悔當年應該將所有的文書讓斯坦因帶到國外,這樣至少可以讓它們完整、完好地保存。

敦煌文書的發現是人類文化史的重大事件,但它同時又是一個悲劇。敦煌文書從此散失于世界各地,有些已經被人為毀壞,再也無法恢復原狀,這是無法彌補的損失。更大的悲劇并不是敦煌文書的散失,而是莫高窟本身。官府同樣也沒有意識到莫高窟本身的價值,王道士僅以個人之力募集巨款,花費30余年的時間修復莫高窟,可謂鞠躬盡瘁。而他這樣做完全是出于宗教熱誠,他出賣文書也是這個目的。他沒有貪財,沒有贏利,與同時代的官吏們相比,他算是一個高尚無私、充滿理想的人。他清理了各個洞窟的流沙,發現那些唐代、五代、宋代的繪畫和塑像有些殘缺、損毀,于是他又招募工匠刷白、重塑。現在我們可以在莫高窟發現的大量晚清時期的雕塑大都是王道士的業績。但是,王道士是一個文盲,而且是一個有著低劣藝術品味的文盲,而且同時期敦煌的工匠們早已失去了他們前輩的藝術品味和技術,他們重塑的佛教、道教以及傳說中的各路神仙鬼怪,在唐代壁畫的背景下顯得更加拙劣刺目;他們甚至把唐代塑像涂抹上了大紅大綠的色塊,我們只能在沒有被禍及的部分才發現原來的色彩是多么幽雅怡人。

盡管人們認為王道士破壞了已經留存千年的珍貴藝術,但他至死都認為自己畢生奉獻的是一項偉大的事業。一個人出于熱誠和信仰,獻身于一項自以為的偉大事業,越勤奮努力其危害越大,由于自身的愚昧和局限,他卻對此一無所知。這樣的角色,王道士不是第一個,更不是最后一個。這就是王道士及其理想主義同道們的悲劇,更是人類的悲劇。

二 : 有感與余求雨的《道士塔》

  讀完余秋雨先生的《道士塔》,頓覺心潮澎湃,久久難以平靜,一想到近一個世紀之前,在敦煌莫高窟中已沉寂了許久的經卷、繪畫被人堂而皇之地裝上馬車,一車車地運走,消失在沙漠的盡頭時,我的心頭就涌起了陣陣酸楚。

  跟隨著作者的筆觸,我仿佛回到了近一個世紀之前的敦煌莫高窟。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敦煌莫高窟的千古罪人王道士的圓寂塔。隨著作者的介紹,我終于了解到,正是這位王道士,為了那誘人而又充滿罪惡的銀幣,將中華民族寶貴的文化遺產低價“賣”給了那些所謂的從印度倒溯著唐僧的腳印來中國取經的洋人。這種交易,與其說是“賣”,還不如說是“送”更準確些,就好比是用一枚針換一只雞,一顆紐扣換一籃青菜那樣的“公平”。此時此刻,我仿佛看到王道士正目不轉睛地數著銀圓。他邊數邊津津樂道,感嘆洋人的“慷慨”。讀到這里,我不禁為“這位為了金錢而進行骯臟交易,做出有損民族利益之舉的道士”而感到悲哀。悲的是,作為一名道士,竟然為了金錢而出賣中華民族最寶貴的歷史文物。我也為那“為了豪華的生活排場”而窮得籌不出運費的中國官僚們感到憤怒。憤怒的是,那些有學問的中國官員竟從未下決心來好好地保護祖國的文化遺產。同時,我更為那些被王道士稱為“司大人諱代諾”“貝大人諱希和”之輩而感到憤慨。我恨不能給這些民族敗類一個重重的耳光,也恨不能一下子沖上去攔住那些流失海外的民族瑰寶,但猛然間,我意識到,我又能攔住些什么呢?或許只有洋人的謾罵:“你別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你們的官員都沒言語,用得著你指手畫腳嗎?”

  這就是20世紀初發生在我國的真實的故事。這就是現代文明社會中,新式的“強盜”與“懦夫”之間的所謂的“公平”交易,是所謂的“榮耀”與真正意義上的“恥辱”的徹底暴光。

  在嘆息、無奈和悲憤之余,余秋雨先生在文章的最后寫下了“我好恨”三個字。這是作者發自肺腑的吶喊。這僅有的三個字包含了對王道士和腐朽官員的恨,也包含了對祖國燦爛文化和中華民族最真摯的愛。此時此刻,我想起了郁達夫先生曾經說過的話:沒有偉大人物出現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憐的生物之群;有了偉大的人物而不知擁護、愛戴、崇仰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在此,請允許我冒昧地套用一下:沒有悠久歷史和燦爛文明相伴的民族,是世界上最愚笨的民族;有了優秀的文化卻不知珍惜、保存和研究從而發揚光大的國家,是毫無希望的平庸之邦。

  但愿不如此!

 

三 : 余秋雨《道士塔》說課面試復習資料

《文化苦旅》主要是以余秋雨先生在全國各地的文化之地的游覽過程為線索,思想非常深刻,語言也極有震撼力,揭示了中國文化巨大的內涵,其中對人性的拷問也極為深刻。(www.lamyxv.live)向讀者展示了余秋雨先生淵博的文學和史學功底,以及書中豐厚的文化感悟力和藝術表現力,該書也為當代散文領域提供了嶄新的范例。

《山居筆記》:第一階段的記述是《文化苦旅》,等到走完寫完,發覺還有不少超越具體遺跡的整體性難題需要繼續探訪,對于政治功業和文化情結的互相覬覦和生死與共;對于文化靈魂的流放、毀滅和復蘇;對于商業文明與中華文化的狹路相逢和擦肩而過;對于千年科舉留給社會歷史的功績和留給群體人格的禍害;對于稀有人格在中華文化中斷絕的必然和祭奠的必要;對于君子和小人這條重要界線的無處不在和難于劃分。

《霜冷長河》:驚人的安靜,但這種安靜使它成了一條最純粹的河。清亮、冷漠、坦蕩,岸邊沒有熱鬧,沒有觀望,甚至幾乎沒有房舍和碼頭,因此它也沒有降格為一脈水源、一條通道。 《千年一嘆》是一本日記,記錄了余秋雨在千年之交隨香港鳳凰衛視“千禧之旅”越野車跋涉四萬公里的經歷。

《行者無疆》:行者獨步于遙遠的曠野,素昧平生的未知,遭遇處處的難題,只因為一個執著的信任,敢于把世界上任何一片土地都放在腳下,后來人度步出一往無垠的疆土。《行者無疆》此書分南歐、中歐、西歐、北歐4卷,收錄散文80篇。全書在思考的完整性和深刻性、文體的張力和自由上,更勝余秋雨以前的

余秋雨山居筆記 余秋雨《道士塔》說課面試復習資料

幾部著作,筆觸比《文化苦旅》更優嫻、比《山居筆記》更開闊、比《千年一嘆》更從容。(www.lamyxv.live)《行者無疆》記錄了這一不同凡響旅程的全部感受。15年來,余秋雨開始以長途旅行方式實地考察文化,以《文化苦旅》和《山居筆記》作為考察中華文明的記錄,以《千年一嘆》作為考察伊斯蘭文明的記錄,以《行者無疆》作為考察西方文明的記錄。至此,意味著余秋雨對曾在人類歷史上發生過整體影響的三大文明關注的完滿。

《晨雨初聽》能把一切高貴生命早已飄散的信號傳遞給你,能把無數的智慧和美好對比著愚蠢和丑陋一起呈現給你。

《借我一生》是余秋雨對中國文化界的“告別之作”,涉及他和他的家族諸多不為人知的經歷,還描繪了記憶中文革時“大揭發”、“大批判”的整人模式??從前輩到自己,作者以平實、真實的記憶組成一部文學作品。

余秋雨先生全新版的《文化苦旅全書》共分六冊。首批推出有關中國的兩本《尋覓中華》和《摩挲大地》。

《我等不到了》以平靜的語調敘述了家族的歷史,曾祖父、曾外祖父從浙江慈溪出發,闖蕩上海灘,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父親、母親、姨媽、叔叔、“我”以及妻子馬蘭,眾多家族人物的一生,在近一個世紀歷史的光影中沉浮。余秋雨介紹說,這是一部具有象征意義的作品,一部深入靈魂的“中國讀本”。 《文化苦旅》的苦

余秋雨山居筆記 余秋雨《道士塔》說課面試復習資料

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中最苦的應該是那篇《道士塔》。(www.lamyxv.live)第一次讀這篇文章我覺得荒唐,第二次再讀我感到可笑,但無論如何我也笑不出來,讀第三遍的時候讀出了一種苦,那是一種黃連泡膽汁的苦。這時候我明白了余秋雨為什么為這本書取名《文化苦旅》,因為他以一個文人的文化良知感到了文明被踐踏的苦。 《千年一嘆》的嘆

《千年一嘆》是余秋雨先生的力作,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是一本日記。在千年之交的時候,余秋雨先生隨香港鳳凰衛視"千禧之旅"越野車隊跋涉四萬公里,這本書完全記錄了四萬行程中的經歷。在書中作者以感傷、厚重而平實,卻不失優美的語言,記錄了伊斯蘭文明、兩河文明、阿拉伯文明、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希伯來文明等文明的衰落,并探討了衰落的根本原因,在對比中又逐漸找到了中華文明之所以延續的原因。另有作品名、和作家筆名千年一嘆。

61閱讀提醒您本文地址:

本文標題:余秋雨道士塔讀后感-余秋雨《道士塔》+賞析
本文地址: http://www.lamyxv.live/1181531.html

61閱讀| 精彩專題|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蘇ICP備13036349號-1

3d组选号码865前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