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閱讀

中國走可持續發展道路的必然性-中國可持續發展道路之我見

發布時間:2018-05-15 所屬欄目:中國可持續發展戰略

一 : 中國可持續發展道路之我見

中國可持續發展道路之我見

摘要

中國可持續發展是既滿足我國當代人的需求,又不對后代人滿足其需求的能力構成危害的發展稱為可持續發展。多方合作是可持續發展道路的重要力量;以及中國可持續發展的基層戰略;公眾和非政府組織參與的重要性等。我國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的指導思想是:堅持以人為本,以人與自然和諧為主線,以經濟發展為核心,以提高人民群眾生活質量為根本出發點,以科技和體制創新為突破口,堅持不懈地全面推進經濟社會與人口、資源和生態環境的協調,不斷提高我國的綜合國力和競爭力,為實現第三步戰略目標奠定堅實的基礎。 關鍵詞:可持續、發展、原則、多方、合作、非政府組織

2002年中共十六大把“可持續發展能力不斷增強”作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之一。可持續發展是以保護自然資源環境為基礎,以激勵經濟發展為條件,以改善和提高人類生活質量為目標的發展理論和戰略。它是一種新的發展觀、道德觀和文明觀。可持續發展與我國環境保護既有聯系,又不等同。環境保護是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方面。可持續發展的核心是發展,但要求在嚴格控制人口、提高人口素質和保護環境、資源永續利用的前提下進行經濟和社會的發展。發展是我國可持續發展的前提;人是可持續發展的中心體;可持續長久的發展才是真正的發展。使子孫后代能夠永續發展和安居樂業。也就是江澤民同志指出的:“決不能吃祖宗飯,斷子孫路”。 它們是一個密不可分的系統,既要達到我國發展經濟的目的,又要保護好人類賴以生存的大氣、淡水、海洋、土地和森林等自然資源和環境,使子孫后代能夠永續發展和安居樂業。

一、可持續發展戰略內容

指在現代化建設中,要把控制人口、節約資源、保護環境放到重要位置,使人口增長與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相適應,使經濟建設與資源、環境相協調,實現良性循環。它既是實現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大戰略舉措,也是造福當代、澤及子孫的大事。

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要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從經濟與人口、資源、環境、社會的相互協調中推動經濟建設的發展,并在發展過程中帶動人口、資源、環境

和社會問題的解決,從而實現經濟、資源和生態、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首先,實現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可持續發展以經濟可持續發展為基礎。它鼓勵經濟增長而不是取消經濟增長,但可持續發展更要追求經濟增長的質量。 其次,實現資源與生態的可持續發展。可持續發展以資源和生態可持續發展為條件,它要求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與自然承載力相協調

再次,實現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可持續發展以社會可持續發展為目的,可持續發展的本質就是要創造一個良好的社會環境。人口問題一直是我國發展中的最大問題,因此,控制人口,使人口的增長與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相適應,是我國實施可持續發展的一個重要方面。只有解決好這一問題,才能實現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二、可持續發展的基本原則

持續發展,重視協調的原則。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在推進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促進人與自然的和諧,重視解決人口、資源和環境問題,堅持經濟、社會與生態環境的持續協調發展。

科教興國,不斷創新的原則。充分發揮科技作為第一生產力和教育的先導性、全局性和基礎性作用,加快科技創新步伐,大力發展各類教育,促進可持續發展戰略與科教興國戰略的緊密結合。

政府調控,市場調節的原則。充分發揮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和公眾四方面的積極性,政府要加大投入,強化監管,發揮主導作用,提供良好的政策環境和公共服務,充分運用市場機制,調動企業、社會組織和公眾參與可持續發展。

積極參與,廣泛合作的原則。加強對外開放與國際合作,參與經濟全球化,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和兩種資源,在更大空間范圍內推進可持續發展。 重點突破,全面推進的原則。統籌規劃,突出重點,分步實施;集中人力、物力和財力,選擇重點領域和重點區域,進行突破,在此基礎上,全面推進可持續發展戰略的實施

三、多方合作是可持續發展道路的重要力量

中國的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是135個人,世界平均數字為45個人。在東部地區人口最密集的12個省每平方公里是509個人。我們在中國旅行所看到的人

的密度和在美國旅行和歐洲旅行看到的人口的密度是不一樣的,更不用說加拿大和澳大利亞了。所以中國的發展我相信不會跟隨著美國、澳大利亞或加拿大的發展模式,比如說我們的小汽車,即使我們將來很富的時候也不會像他們用得這么多。我們希望全世界要有一個思想準備,就是中國在富起來之后會對全世界的資源配置產生重大的改變。比如說石油我們現在每年大概進口一億兩千萬噸,這肯定是石油漲價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但是這并沒有傷害全世界,因為我們出口了同樣多的東西,那些東西是價廉物美的。中國的發展需要研究機構和政府共同探討的合適的發展模式,但是最后還要通過價格機制、通過市場機制來得到實施。 可持續發展包含的內容是非常廣泛的,它需要所有的各方——企業、生產者、消費者和政府的參與。環境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問題,它跟一般的資源問題有所不同,一般的資源有效利用問題可以用市場的手段來解決,因為市場是最有效的配置資源的工具。我國從計劃經濟轉移到市場經濟以后,資源利用的效率得到了很大的提高,總產出增加了六七倍了,使得人民生活有了非常大的提高。但是環境問題是一個特殊的問題,市場并不能解決環境的污染問題,相反市場本身還會產生很多經濟學所稱的“負的損害性”。像這樣的問題顯然不能單純依靠市場而需要有各方面的合作。一般來講,市場之外的力量最主要的就是政府,所以政府在可持續發展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政府有它的優勢也有它的問題。政府的特點是什么?它是一個權威組織,它是居高臨下的,特別在中國,因此它適合于做一些強制性的規定,比如說在保護環境方面要強制性地防止過度的污染排放。這個只有政府能做,老百姓做不了。但是還有更多的事情政府做起來并不見得有優勢,而是需要各界的人來共同參與,比如說愛護環境,這類的活動政府是無能為力的,它需要從學校教育開始貫徹到企業到家庭來共同努力完成。

四、中國可持續發展的基層戰略

改革開放二十五年,社會發展進程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是新的觀念的成長,很多重要的觀念實際上都是從專家學者的書齋里研究出來的,比如現在已經廣為流傳的NGO的觀念、消費者權利的概念、社會平等的概念。新的理念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就是可持續發展的觀念,現在已經成為國家領導人的講話、重要的政策文件和法律法規當中的一個核心觀念,這說明中國的開放進程當中理念不斷的創新和擴散。

可持續發展的具體操作層面要落實在草根階層,落實在社區,因為里面涉及人口資源環境的問題,我們可以分門別類地在一些地區或者是在一些區域當中看它的過去和未來發展,看它的成就和問題,但是我們從一個相對完整的區域概念當中考慮人口資源環境的問題,對可持續發展概念及其實踐、社會力量的組合能夠有新的理解。

可持續發展最后推廣的社會者到底是誰,我想是整個社會成員,包括這一代的,下一代的,甚至下下一代,核心的問題我認為是能力建設,當我們把能力建設提高到一個很高的水平的時候,人口資源和環境的建設就有一個操作的途徑,我們就能夠避免更多的損失

五、公眾和非政府組織參與的重要性

中國政府積極響應聯合國的號召,制定了中國二十一世紀議程,在中國推行可持續發展戰略。可以說在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能夠像中國政府一樣明確地把可持續發展的戰略作為國家的發展戰略,而且切實地落實到全國各級政府的中長期的社會經濟發展計劃當中。但是我們也要看到中國的可持續發展戰略基本上還是一個自上而下的戰略,是一個政府決策的戰略。我們還應當看到,團體和公眾參與是中國目前可持續發展實施中非常薄弱的環節。

在新一屆政府上任以來,更多地關注綠色GDP,一些政府官員的片面發展觀受到批判,有效利用資源越來越得到認可。對于弱勢群體的關注也越來越多,農民工也受到了關注,開始廢除了收容制度,解決農民工的工資問題,以及保護農民工的權益,包括考慮建立農民工的組織這些問題,還有針對社會不公平的現象如何防止出現西西里現象。企業現在除了關注ISO9000、ISO14000以外也關注到評價企業社會責任的ISO8000,很多國家大型建筑工程已經開始用社會評價來作為一個重要的評價。在環境領域,非政府組織團體發展極為活躍,而且中國的環境非政府組織更多地融入國際運動(https://www.xiaozongshi.com)當中。

比如說關于建水電大壩的爭論。取得的最顯著的勝利就是2003年為了保護都江堰,很多學者、政府官員、新聞媒體和 NGO,大聲地疾呼,迫使這個計劃取消。怒江的開發計劃也是在公眾的壓力之下暫時地被擱置起來,北京在公眾的呼吁下制止了北京動物園的搬遷工程。這就是公眾和非政府組織參與的重要性。

六、總結

可持續發展是聯合國環境與發展世界委員會根據當今人類社會所面臨的人口、資源、環境等問題在1997年《我們共同的未來》報告中明確提出的新的經濟發展方略,可持續發展明確了人口、資源環境與人類經濟和社會發展相互影響和相互制約的關系。人類經濟和社會要實現可持續發展,作到有不竭的發展潛力和后勁,不危及后代人的發展,必須“在不超越資源與環境承載能力的條件下,在不危及后代人需要的前提下,尋求滿足我們當代人需要的發展途徑”,也就是要求發展與人口和資源、環境的承載能力相協調,要求當代人的發展不應該損害下代人的利益當代的一部分人的發展也不應該損害另一部分人的利益,而人口、資源問題是解決環境問題必須邁過的一步,因為人口增長過快,對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壓力日益沉重而自然資源的過度開采、破壞和浪費也會直接引發環境問題。為此,要實現人類經濟和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必須控制人口數量,提高人口素質,合理開發利用有限資源;依發保護和治理環境,使人口、資源、環境與社會發展相協調,努力實現良性循環。

參考文獻

[1]黃瑞雄.《自然辯證法概論》廣西師范出版社 2010.9

[2] 《“可持續發展在中國”案例大賽特別報道》由《經濟觀察報》社和殼牌中國集團主辦 2004.9

[3]《可持續能源》Sustainable Energy,ISSN Print: 2164-9219;ISSN Online: 2164-9065

[4]《中國21世紀人口、環境、發展白皮書》 出自《再生資源研究》 2002年 第一期

[5] 《聯合國人類環境宣言》1972年6月16日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全體會議于斯德哥爾摩通過

[6]朱玲.《能源環境與可持續發展》中國石化出版社出版2013.8

[7] 陳明.《可持續發展概論》(高等)冶金工業出版社 2008.7

[8] 羅杰斯 (Rogers.P.P).《可持續發展導論》化學工業出版社.第1版 2008.7

[9] 余永定.《中國的可持續發展:挑戰與未來》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第1版 2011.8

二 :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SRVCC_Miss

原文地址: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SRVCC作者:小琨琨的爸爸目錄IMS中的會話持續性概念會話持續性的范圍移動IP、SRVCC實現語音業務切換的思路分析雙模終端的類型SRVCC架構分析SRVCC的網元1,eMSC向IMS發出SRVCC切換請求2,MME執行VoIP和非VoIP媒體分離功能,并向eMSC發起SRVCC切換3,HSS新增用于SRVCC的參數STN-SR、C-MSISDN4,UE要具有SRVCC能力5,E-UTRAN(LTE接入網)的SRVCC能力6,UTRAN(HSPA)的SRVCC能力7,SCCAS負責錨定與切換8,EATF功能實現IMS緊急呼叫到CS的SRVCC切換SRVCC業務流程概述SRVCC業務流程細化IMS側的SRVCC呼叫流程(單路呼叫、多路呼叫)IMS緊急呼叫的SRVCC過程SRVCC流程的改進思路E-UTRAN附著過程中與SRVCC有關的參數E-UTRAN業務請求過程中與SRVCC有關的參數==============================================================IMS中的會話持續性概念IMS有關的會話持續性技術集中在語音業務的會話持續性。要求是:業務中斷時間不超過300ms,盡量避免升級或修改傳統的2G/3G網絡

對于語音呼叫而言,由于用戶的呼叫分為MO側與MT側,主叫側與被叫側都可以發起呼叫。各種切換技術關注的重點是發起切換側UE(稱近端)所在網絡(2個接入網與一個核心網)的信令與媒體流程。而遠端UE的流程不作為重點,往往只是一個收到媒體切換請求并響應的過程。語音呼叫連續性(Voice CallContinuity,VCC)很早就被提出,伴隨IMS從起始、發展、成熟、演進各階段都在3GPP標準中被研究。08年前IMS語音呼叫經常從wifi接入,所以R7的VCC(也稱DR VCC)開始僅指wifi與2G3GCS域間的切換。并且生產出了雙模雙待的手機(Wlan常是5G頻段,2G3G常是2G頻段),伴以系統側設備的支持,稱為DRVCC或DR-VCC(Dual Radio VCC).隨著LTE的普及,但2G、3G網絡仍將長期存在。LTE/EPC不提供CS功能,Voice應用將需要依賴于IMS。LTE的早期部署將僅覆蓋部分人口稠密地區。用戶已滿意于2G3G網絡的語音質量與覆蓋,運營商與廠商開始研究VoLTE呼叫如何切換到2G3G的CS域語音呼叫,開始也納入VCC范圍。但業界發現難以生產同時在LTE、2G或3G同時待機的手機(無法同時支持兩個RAT技術)(支持LTE和GSM/UMTS的雙模手機很難實現雙模雙待,不能同時附著到LTE和GSM/UMTS系統上進行收發數據或者進行通話,)人們提出SRVCC或SR-VCC(Single RadioVCC)概念,UE本身支持雙模單待,基本的SRVCC方案允許語音呼叫從LTE側(或HSPA)的IMS呼叫 切換到2G3G3GPP2CS域。各種增強的SRVCC方案允許含視頻的多媒體呼叫的切換、反向切換(從3G切換到LTE側)。3GPP對原3GPP R7的Dual RadioVCC機制進行了修改,以支持EPC中的這種SingleRadio場景,并稱為SRVCC技術,包括E-UTRAN與UTRAN/GERAN之間的SRVCC以及E-UTRAN與3GPP21xCS的SRVCC,還包括UTRAN的HSPA與UTRAN/GERAN的CS域間的SRVCC。SRVCC方案已比較成熟,MSC server assisted mid-callfeature對于語音呼叫中各種補充業務提供了支持。SR-VCC實際上是個切換過程,要求運營商已經部署了IMS網絡。SR-VCC技術可能在LTE網絡部署的前期和中期使用,隨著LTE網絡的覆蓋擴大,SR-VCC技術的使用逐漸減少直至消亡。注:原始需求是LTE初期是熱點覆蓋,而2G3G是廣域覆蓋,所以用戶在LTE覆蓋邊緣的語音呼叫持續性很重要。除了SRVCC之外,還有CSFB方案作為SRVCC的有力競爭對手,兩種方案受不同運營商、廠商的支持。VoLGA方案已被3GPP放棄。SRVCC的定義:Single Radio Voice Call Continuity:Voice call continuity between IMS over PS access and CS access forcalls that are anchored in IMS when the UE is capable oftransmitting/receiving on only one of those access networks at agiven time.CSFB的主要缺點是并未從本質上解決LTE提供語音業務的問題,而且每當用戶需要語音業務時,用戶在LTE網絡下的業務都需要中斷、切換或掛起,從而影響用戶的體驗。頻繁的系統間的模式轉換由語音業務觸發,因此與傳統意義上的系統間切換觸發條件,例如由于LTE覆蓋不好引發的向2G系統的切換不同,這種問題無法通過在網絡部署階段的優化來改善。對于已經部署或計劃部署IMS的LTE運營商(也有CS域現網)來說,傾向于使用SRVCC。而部分LTE運營商不打算通過IMS提供語音業務(定位于純管道運營商,只提供數據業務),而又有CS域現網用戶,那他們會傾向于使用CSFB。會話持續性的范圍固定電話中沒有漫游、移動、切換等要求。而移動網絡從最初設計開始,就允許用戶在其網絡范圍內、甚至是有同種無線信號覆蓋的地區(允許跨運營商)的移動,由此帶來了在會話(分語音會話、數據會話)中進行移動的需求。用戶會話中移動可以包括各種場景,直接影響了設計方案。比如(不限于)1,會話完全建立后的移動,不分主被叫。2,會話未完全建立時的移動,比如在被叫側返回振鈴消息期間(因為可以振長達60s),主叫或被叫用戶發生移動,即振鈴態切換。3,跨運營商,單制式的移動。比如2G網絡內的移動,包括了基站間切換、MSC間切換、GGSN(數據業務)間的切換。也稱系統內切換。4,多制式的移動(如2G網絡移動到3G網絡,或反之。如WCDMA切換到CDMA2000,或反之)。稱系統間切換。5,在引入voip后,wifi(voip)與3G2GLTE 間的切換。6,VOIP呼叫間的切換:如原呼叫在wifiLTE中執行voip(IMS),切換到2G3G的PS域繼續走VOIP。7,Voip呼叫與CS域呼叫間的切換。如原呼叫是PS域接入的IMS語音,切換后變為CS域接入。8,數據業務的切換:如數據業務從LTE切換到2G3G的PS域。9,上述各種場景的組合。移動IP、SRVCC實現語音業務切換的思路分析移動IP的思路是:本端用戶空閑、或呼叫時發生移動或切換(一般來說,空閑下發生移動,而呼叫中發生切換),由IP層屏蔽移動性,對遠端來說,本端的IP地址不變。上層業務(TCP、基于UDP、TCP、SCTP的應用層協議)完全不可見,業務仍能持續。原因是:移動前兩個主機間建立的TCP連接、UDP連接、SCTP連接,移動后兩個主機上的這些連接仍正常存在。只是移動過程中發生了一些丟包或鏈路維護消息增多。    對于語音呼叫來說,即切換前后,通話兩端手機上的 信令連接\媒體連接 不變。即應用層完全感知不到切換。而SRVCC的思路是:本端用戶呼叫時發生移動,允許本端終端的IP地址重新分配。但MSC會代替終端發起SRVCC切換請求(同時,本端手機與MSC之間的CS域連接也會建立),與SCCAS之間建立一個新的本端呼叫路徑,提供一個新的本端媒體地址給SCC AS,SCC AS會通過媒體切換過程讓通話兩端的媒體層連接重新建立。     所以:SRVCC中,切換后,SIP層信令連接\RTP層媒體連接 會在原通話兩端重建。即應用層感知并參與切換。雙模終端的類型SRVCC雙模單待:某段時間只能支持一種接入網,但允許切換到另一種接入網,即為單待。CSFB雙模雙待(雙收單發):CSFB方案沒有VoLTE與IMS。用戶在LTE網絡中只進行數據業務,語音業務仍由CS域來做。但CSFB終端并非完全的雙模雙待,它可以在兩種接入網絡(LTE、3GCS域)中待機,但只能在3GCS域中接受與發起呼叫。當這種用戶做被叫時,通過EPC網絡與CS域間的Gs接口,將語音呼叫回落到CS域來處理。雙模雙待(雙收雙發):同時使用兩種接入技術,并允許同時在兩個接入網中進行不同的呼叫。當這種終端普及后,SRVCC與CSFB就不需要了。SRVCC架構分析3GPP提出的SRVCC網絡架構如下圖:3GPP TS 23.216V11.6.0(2012-09)圖SRVCC網絡架構在SRVCC架構中,新增了Sv接口及I2接口(上圖中MSC與IMS之間的接口,它實際上是在ICS方案中定義的)。MME和eMSC之間提供Sv接口,以支持SRVCC切換處理。關鍵的會話轉移(SessionTransfer)功能在3GPP TS23.237中定義,有時也稱為會話切換功能。通過上圖可見,1,切換前,UE的本端呼叫路徑(承載路徑見Bearer path before HO,信令路徑見sip signaling pathbefore HO)經過LTE的PS域接入IMS。2,切換后UE的本端呼叫路徑(承載路徑見Bearerpath afterHO)經過CS域的承載接入IMS(仍受IMS的呼叫控制,類似ICS)。信令路徑在上圖中沒畫,實際上是eMSC發起切換請求到IMS域。切換完成后的呼叫控制信令路徑類似于:ICS中,傳統IMSUE通過eMSC接入的場景。注:另一種切換方案是:切換后媒體走3G的PS域。可見,切換后UE所處網絡是支持ICS方案的,本端媒體通過CS域,呼叫業務上移到IMS控制。SRVCC的實現基礎是:Voiceover LTE(LTE+IMS)與ICS(CS域+eMSC+IMS)。SRVCC不要求 ICS UE。當然支持SRVCC的ICSUE也可以使用(即:切換到3G后,ICS UE的呼叫可以走I1接口)在ICS方案中:與IMS接口的MSC可以是eMSC(它可以以前的vMSC上升級,或單獨新增IWF互通功能網元),也可能只是普通的MSC。但在SRVCC中的MSC只能是eMSC,因為它必須與MME接口,必須能發起切換請求。SRVCC的終端,對應于ICS方案中的傳統IMSUE、 ICSUE。SRVCC的網元在SRVCC方案,我們關心的幾個網元1,eMSC向IMS發出SRVCC切換請求eMSC對ICS 中eMSC(3GPP TS23.292定義)進行了增強。(1)處理MME/SGSN從Sv接口發送的針對語音媒體成分的重定位準備過程請求;(2)ICS功能相關的增強:如果支持ICS功能,并且通過Sv接口接受到ICS flag, 那么MSCServer執行ICS功能。(3) 根據TS23.237的定義,調用從IMS到CS的會話切換過程或緊急呼叫切換過程;(4)協調CS切換及會話切換過程;(5) 受理非UE/非用戶 觸發的MAP_Update_Location過程/MAP位置更新流程;(即切換成功后,MSC發給HSS一個位置更新消息)(6)緊急呼叫情況下,根據條件發送MAP Subscriber Location Report到GMLC以支持位置連續性。eMSC可以與切換目標MSC合一,也可以獨立存在(有時這稱為IWF功能)。它處于在3GPPUTRAN/GERAN中。eMSC有可能支持SIP,也可能不支持SIP。2,MME執行VoIP和非VoIP媒體分離功能,并向eMSC發起SRVCC切換MME需要兼顧語音的SRVCC切換和非語音的PS切換處理(或稱:VoIP和非VoIP媒體分離功能)(PS bearersplitting function)。當UE從LTE(語音呼叫承載在GBR上,數據會話承載在非GBR上,UE上語音呼叫與數據會話可能并存)切換到3G時,語音呼叫切換到CS域(按SRVCC流程),而數據會話切換到PS域(3GPPEPC定義了這種流程,非SRVCC范圍)。切換的發起網元是MME,它對于語音會話(面向eMSC,按SRVCC流程)、數據會話(面向SGSN)要走不同的流程。這就是媒體分離功能的意義。MME發起SRVCC切換的依據是:SRVCC UE將UE的“SRVCCCapabilities”在LTE附著時傳送到MME,MME保存用戶能力,并用于SRVCC操作。如果用戶在LTE側同時處于多路呼叫中,切換過程中,MME、MSC只會選擇一路呼叫進行IMS側、CS側的媒體切換。其它路呼叫的切換會由SCC-AS來發起。原來多路呼叫間的業務關聯,將由SCC-AS通過與MSC之間的mid-call過程來處理。UTRAN (HSPA) 也可以提供VoIMS,此時切換決策由源側的SGSN作出(又分為:基于Gn SGSN,基于S4 SGSN兩種場景)。它的角色相當于LTE的MME。MME具體功能總結如下:(1)通過分離PS中的語音承載與非語音承載,執行PS承載分割功能(PS bearer splitting function);(2)針對非語音媒體,根據TS 23.401定義的InterRAT(多無線技術間)切換過程,在目標小區(無線Cell)處理非語音PS承載;(3)針對語音媒體成分,通過Sv接口發起SRVCC切換過程到目標小區(無線Cell),如果是緊急呼叫,攜帶緊急呼叫指示。無論UE當前使用的語音承載數量(如QCI=1)有多少個,該過程僅觸發一次。如果當前有多個語音承載,且僅有其中一路為緊急呼叫,MME需要僅針對緊急呼叫執行SRVCC;對于SGSN,VoIP可以基于trafficclass=conversational和SSD=speech檢測出來。(4)協調PS切換及SRVCC切換,當兩個過程同時存在時;(5)當UE處于有限服務模式下(limited service mode),切換過程中,發送設備標識到MSC;(6)緊急呼叫情況下,根據條件發送MAP Subscriber Location Report到GMLC以支持位置連續性。3,HSS新增用于SRVCC的參數STN-SR、C-MSISDN 影響兩個接口:HSS – MME (S6a)(針對VoLTE),HSS – SGSN (Gr)(針對VoHSPA)與傳統的EPC-HSS、IMS-HSS相比,需要存儲2個特殊參數STN-SR(Session Transfer NumberSingle-Radio,會話遷移號)和C-MSISDN(即用戶在CS域的用戶號碼),和可選的ICS Flag在UE的LTE附著過程中,EPC-HSS會通過插入簽約用戶數據消息將STN-SR(有時也叫做VDN,這來自于VCC架構)和C-MSISDN傳給MME。(在HSS中的STN-SR信息、ICSFlag發生了改變時會通知MME。)MME在切換過程中會轉發它們至eMSC。eMSC在發起向IMS的會話切換時,主叫號碼是MSISDN,被叫號碼是STN-SR。這個呼叫在IMS內被路由到SCC-AS,然后SCC-AS會用MSISDN關聯到原呼叫,并發起到遠端的媒體切換。當用戶簽約了VoLTE業務后,IMS側的HSS(IMS-HSS)會存儲用戶的IMS用戶數據與業務數據。如用戶還簽約了SRVCC業務,那么IMS-HSS中還會存儲STN-SR與C-MSISDN。當用戶在LTE側發起IMS注冊時,SCCA會分配STN-SR,并更新到IMS-HSS上,IMS-HSS則會通知EPC-HSS并傳遞STN-SR與C-MSISDN給它。 如果用戶被允許在拜訪網絡(VPLMN)中使用SRVCC( ),則HSS將在訂閱數據中包含SRVCCSTN-SR和C-MSIDN,并發送給MME,MME會在切換時傳給MSC。當STN-SR被修改或者從用戶的訂閱信息中刪除時,EPC-HSS應通知MME/SGSN。注:STN-SR實際上分兩種:STN-SR、vSTN-SR。EPC-HSS、IMS-HSS在用戶進行SRVCC業務簽約時會存儲STN-SR的初始值。即STN-SR。允許SCC-AS分配新的STN-SR,并通過IMS-HSS傳遞到EPC-HSS,然后再更新到MME本地。即vSTN-SR。vSTN-SR為漫游場景所設計(當用戶漫游到異地LTE網絡時)。注:STI:Session Transfer URIIdentifier。用于CS->PS、PS->PS接入切換的場景。許多語音切換流程中都出現了STN標識符,用于PS->CS接入切換場景。比如本文中的STN-SR,E-STN-SR。在SC標準中可以看到更多的流程。4,UE要具有SRVCC能力3GPPSRVCC UE 能執行SRVCC 過程。UE 與E-UTRAN 交互參照3GPPTS36.300 中的處理,與UTRAN(HSPA)交互參照3GPP TS25.331 的處理.。SRVCCUE 向網絡指示本終端的SRVCC 能力 。這體現在附著請求消息和TAU(Tracking Area Updates)中。SRVCC能力作為“MS Network Capacity”的一部分,包含GERAN MS Classmark3(如果GERAN接入網支持),MS Classmark2(如果GERAN或UTRAN接入網支持),CodecsIE(如果GERAN或UTRAN接入網支持)。由于網絡不一定會支持SRVCC能力,所以MME會在S1 AP Initial Context SetupRequest中包含一個”SRVCC operation possible”指示,意味著UE和MME均有SRVCC功能。SRVCCUE 支持3GPP TS23.292 中的UE 協助的T-ADS 功能,該功能用于選擇在CS域進行語音的終呼過程。(T-ADS對于SRVCC應是可選的)5,E-UTRAN(LTE接入網)的SRVCC能力UE 和E-UTRAN 之間交互,參照3GPP TS36.300中的處理。
當E-UTRAN 選擇目標小區進行SRVCC 切換時,E-UTRAN需要發送一個標識到 MME,表示該切換需要SRVCC。
E-UTRAN 決定鄰接小區表基于SRVCC 的指示,或者對特殊的UE 建立 QCI=1的承載。6,UTRAN(HSPA)的SRVCC能通知SGSN當前切換是一個SRVCC切換。 - 當HSPA 選擇目標小區進行SRVCC切換時,HSPA 需要發送一個標識到SGSN,表示該切換需要SRVCC。備注 : UTRAN(HSPA) 假設SGSN 支持SRVCC 功能。
決定相鄰小區表基于SRVCC的指示,或對特殊UE建立特殊承載。 - UTRAN 決定鄰接小區表基于SRVCC 的指示,或者對特殊的UE 建立Traffic Class = Conversational 和SourceStatistic Descriptor = 'speech'的承載。
7,SCC AS負責錨定與切換在SRVCC方案中,為IMS域新增了SCCAS( Service Centralization and ContinuityAS),它完成切換產生的新呼叫與另一側舊呼叫的關聯功能。 它實際與ICS中的SCC AS是同一個網元,可視為ICS中定義的SCCAS增強了切換功能。SCCAS功能分工如下:(1)呼叫的錨定在LTE側呼叫時,SSC AS為主叫側第一個觸發的AS,被叫側最后一個觸發的AS。(2)正常切換功能SSCAS在接收切換指示消息后判斷切換消息的合法性、尋找原呼叫、用新呼叫的leg更新遠端leg,釋放原始呼叫的近端leg。(3)振鈴態切換;(4)配合eMSC 完成mid-call feature。SSC AS有計費與監聽需求。SCC AS與TAS均執行監聽功能是需要的。SCCAS關注切換操作與用戶接入域信息(T-ADS功能需要),這些信息在TAS上可能看不到。SCC AS可以監聽到用戶的切換操作、按小區監聽等。8,EATF功能實現IMS緊急呼叫到CS的SRVCC切換EATF(EmergencyAccess TransferFunction)流程見下SRVCC業務流程概述3GPP TS 23.216V11.6.0 (2012-09)SRVCC業務流程概述(Overall high level concepts for SRVCCfrom E-UTRAN to UTRAN/GERAN)1、E-UTRAN 指示MME 進行SRVCC切換。切換決策很復雜。要求由Visited的接入網絡側控制而非由UE控制。MME還必須識別到用戶當前的GBR承載中正進行語音業務,這在產生SRVCC流程之前就會先影響E-UTRAN的切換決策:必須切換到支持語音的目標網絡去,如有多個目標網絡可選時,是選CS域承載,還是PS域承載語音。接入域選擇、終端參數設置,在3GPP EPC標準中有專門的流程。2、MME發起SRVCC流程,將語音承載與呼叫控制信令切換到 MSCServer。 非語音承載切換到 目的GERAN/UTRAN 的PS域(SGSN)也被MME執行。MME從HSS了解到終端支持SRVCC,得到終端簽約信息中的SRVCC STN-SR標識,傳給了MSC。非語音的PS媒體成分的切換的執行,是根據Inter RAT切換過程實施的,具體定義在TS23.401規范中。MME負責協調PS-PS切換過程中的的前轉再定位響應(或前向重定位響應,Forward RelocationResponse)以及SRVCC的PS-CS切換的響應。3、eMSC向IMS域發起SIP會話切換流程(這個時候,MSC應該已經準備好了MGW的媒體)。同時也會向CS域發起承載切換流程(路徑從vMSCeMSC一直到目標小區targetcell)。這兩個流程同時操作是縮短切換時延的必須要求,但同時加大了切換失敗的可能性。4、MSC完成CS域承載資源準備后,會通過 Sv 接口通知MME(攜帶了CS切換命令信息),MME 通知 E-UTRAN 指示UE 開始切換。注意:目標網絡的CS域承載建立好后,LTE側的UE才會開始切換到目標CS域。而此時IMS域側的會話切換過程可能仍在進行中。可以認為從MSC收到MME通知后,切換就有兩個并發的過程,它們決定了切換時延(過程1比較慢)過程1,本端向IMS發起的會話切換,包括本端與遠端進行的媒體切換:媒體路徑:MGW-IP網絡-遠端網絡(包括了遠端的MGW-UE)過程2,MSC向CS域內部發起的承載建立過程 +UE從LTE側切換到目標接入網(radio切換)。Radio之間的切換很快,但是在切換前,需要將CS側的網絡側通道建立好,最好已經將遠端更新好;SRVCC業務流程細化

3GPP TS 23.216V11.6.0 (2012-09) SRVCC細化業務流程從上圖看,從第6步到第9步完成后,才完全建立了CS電路。然后才發起到IMS側的切換(Update remoteend。標準中講第10步在第8步之后開始。但實際上,MSC在第5步完成后已經創建了MGW上的媒體,完全可以讓第6步與第10步同時發起。在CS電路建立完成后,才會進入第14步的handover過程。SRVCC切換分成:SRVCC without DTM(無數據業務的切換),SRVCCwith DTM(語音業務、數據業務的同時切換)在CS語音會話結束后,如果UE仍在GERAN中,則UE將通過向SGSN發送一個路由區域更新請求(Routing Area UpdateRequest)來恢復PS服務。更新類型依賴于GERAN網絡的操作模式,如果UE在CS語音會話結束后已經返回到E-UTRAN,則UE將通過發送TAU(TrackArea Update)到MME來恢復PS服務。MME將通知S-GW和P-GW恢復掛起的承載。見SRVCCfrom E-UTRAN to UTRAN with PS HO or GERAN with DTM HOsupport。其中包括非語音業務的處理,呼叫流不僅要求eNodeB能夠判決目標側是帶有PS切換的UTRAN 還是 支持DTM的GERAN,而且要求UE能夠支持DTM.IMS側的SRVCC呼叫流程(單路呼叫、多路呼叫)

3GPP23.237-c006.3.2.1.4 PS– CS Access Transfer: PS to CS – Single Radio

eMSC在發起向IMS的會話切換時,主叫號碼是MSISDN,被叫號碼是STN-SR。

4a-1、4a-2、4a-3用于ICS終端在切換后更新Gm接口的呼叫控制信令路徑。

4b中SCCAS會釋放原LTE側接入leg。

見3GPP 24.237-b40 IPMultimedia Subsystem (IMS) Service Continuity;Stage 3Figure A.15.3-1: Signalling flow for PS-CS access transfer:PS-CS第26步以后是mid-call feature。UE A在切換之前,同時處于兩路呼叫當中。所以切換之后需要mid-call feature,由SCC AS發起第二路呼叫的切換。IMS緊急呼叫的SRVCC過程
用戶在緊急呼叫過程中發生了切換。傳統網絡中,不管是固定電話網絡,還是移動網絡。緊急呼叫的流程與普通呼叫最大的不同在于:緊急呼叫必須由漫游地處理。IMS繼承了這一概念。引入E-CSCF網元來處理緊急呼叫。E-CSCF是IMS網絡中對于緊急呼叫進行接續控制的網元,它負責將緊急呼叫轉發到現網的PSAP與EC。PSAP(Public Safety Answering Point,公共安全應答點)與EC(EmergencyCenter,緊急呼叫中心)負責接聽和處理緊急呼叫。LTE側IMS緊急呼叫流程如下上圖是IMS域內緊急呼叫的建立過程,終端發起LTE內IMS緊急會話。終端生成的SIPINVITE帶有終端的位置信息與sos(表示緊急呼叫指示符),EATF會錨定該緊急會話,即EATF被插入到整個信令路徑。EATF修改了呼叫的被叫號碼,指示E-CSCF將呼叫路由給PSAP/EC(可能通過MGCF)。因為E-CSCF與PSAP、EC都在漫游域或用戶接入地,那么緊急呼叫方案與處于home域的SCC-AS無關。SRVCC方案引入EATF,EATF提供基于IMS實現的IMS緊急會話的業務連續性。用戶漫游時,該功能實體位于拜訪地運營商的IMS網絡,提供IMS緊急會話的錨定和PS到CS的轉換。EATF類似一個路由B2BUA,通過請求第三方(3pcc)的呼叫控制實現接入類型的切換。緊急呼叫的SRVCC切換流程如下:上圖流程表示緊急呼叫的SRVCC切換過程。被叫側開始切換接入網到CS域時,MSC在CS域代替UE-A發起域切換,被叫號碼為E-STN-SR(EmergencySession Transfer Number for SR VCC),這個呼叫通過I-CSCF被路由到EATF,EATF把這個呼叫與用戶原來連接到PSAP的那路呼叫關聯起來,發送一個Reinvite給PSAP側進行媒體交換。通過這個過程,EATF提供了緊急呼叫的會話連續性功能緊急呼叫的SRVCC過程,與普通呼叫類似,區別是MSC發的invite帶了E-STN-SR,與普通呼叫帶的VDN或STN-SR不同,這樣,這個呼叫不會到達S-CSCF,而是直接被I-CSCF呼到EATF了,由EATF來更新遠端媒體(類似SCCAS)。SRVCC流程的改進思路現有流程的缺點是:1,UE的handover過程完成后(較快)(此時UE的無線通道已經切換到CS域)。IMS側update remoteend還未完成。則遠端UE仍會把RTP媒體發向LTE側。對遠端UE來說,就是用戶面中斷,遠端UE有一段時間會聽不到對方語音。降低了遠端UE的語音質量。對于完全不知道對方是否移動的遠端UE來說,可能這種語音中斷更難忍受。2,同上,總體切換時延由IMS側update remoteend過程來完成。切換時延較長,超過300ms。對本端UE來說,切換時延較長+用戶面中斷,也造成自己有一段時間會聽不到對方語音。降低了本端UE的語音質量。曾經產生了各種SRVCC的優化方案,目標提高本端與遠端UE的語音質量,具體針對切換時延與用戶面中斷 兩個缺點進行。1,eMSC與接入網MSC合一,降低時延效果不明顯。2,先update remoteend,再進行handover。這樣對遠端較好,而對本端則切換時延更長了。3,先handover,再發起IMS切換。本端用戶面不會中斷,但時延更長了。4,采用eSRVCC方案:切換前后的媒體都錨定到同一個ATGW,大多數呼叫情況下不需要進行IMS側的update remoteend。充分降低了切換時延在 3GPP TR 23.856 的7.2Assessment of alternatives 中列出各種eSRVCC方案。

通過 為知筆記 發布

三 :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ICS,SRVCC,eSRVCC85

1.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ICS

參考文獻:

1,郵電設計技術:移動軟交換向m-AGCF演進分析

2,3GPP ICS標準

目錄

ICS概念

ICS的用戶需求場景

ICS對現網的影響

ICS中的用戶終端

ICS中的用戶標識

ICS、SRVCC、eSRVCC間的關系

ICS架構圖

ICS中的SCC-AS

ICS中的新概念

1,呼叫控制信令、承載控制信令

2,接入域選擇ADS

3,T-ADS(被叫側接入域選擇)

4,增強MSC服務器(enhanced MSC,eMSC)

ICS中業務流程

1,注冊流程

2,MO側

3,MT側

ICS架構方向、實現方案的選擇

引入ICS概念后,CS域\PS域\IMS的改造

ICS中的緊急呼叫

ICS中的短消息

================

ICS概念

3GPP IMS最初的設計是利用PS域作用戶接入網絡,用于進行會話控制和建立會話承載。ICS(IMS Centralized Services,IMS集中業務)對IMS架構進行增強,使CS域也能作為接入網絡,用于建立會話承載(由CS域或PS域提供會話控制)。

ICS可視為移動語音業務網絡演進的一個中間階段:

階段1:CS域與IMS域并列為PLMN的三個域之一。

即:CS域獨立作會話承載與會話控制,獨立接入業務網絡,與PS域接入的IMS間只有互通關系。

階段2:CS域演進為IMS域的接入網,提供會話承載功能(由CS域或PS域提供會話控制),業務完全由IMS域提供。即ICS的架構。

由于階段2中CS域、PS域接入都由IMS域提供語音業務控制,則由于當前接入網絡技術的多樣性而產生了無線網絡間切換(不僅是PS域切換到CS域,不同PS域間,不同CS域間存在這個需求)時的語音業務會話持續性需求,并且需要增強IMS域功能來為

切換提供語音業務會話持續性。

所以:階段2中:ICS與SRVCC將共存。

階段3:CS域消亡,ICS也隨之廢棄。所有終端都統一到LTE無線技術,且均由LTE承載接入IMS。

階段3中底層無線網絡間的切換對IMS域應該是透明不可見的。

ICS方案要求ICS用戶在PS域、CS域接入IMS業務均能得到一樣的體驗。包括常見的補充業務(如號碼顯示類、呼叫限制類、呼叫轉移類)、Mid-Call業務(呼叫保持/等待,會議、ECT)、業務信息設置(如改變前轉號碼)(設置業務信息的方式有多種,如使用Ut接口,或CS域接入時使用USSD接口。如傳統UE只能用USSD、傳統IMS UE可在CS域與PS域接入時均使用 Ut接口 )。

3GPP TS 23.292

IP Multimedia Subsystem (IMS) centralized services;

Stage 2

是ICS的框架性協議,描述了各種功能對網元的要求,及涉及的信令流程。

ICS的用戶需求場景

用戶通過CS域接入的場景至少包括:

1)許多情況下,CS域接入的語音質量較PS域高。

IMS終端當前的PLMN 接入網沒有提供PS域,或其PS域不能提供多媒體(比如只能提供語音、不能提供視頻)傳輸能力,或其PS域不能提供可靠的語音業務QOS保護。(LTE中使用PCC為PS域承載VOIP作出QOS保證,而老的3G尤其是2G 網絡的PS域較難提供這種保證。而語音業務的收費模式與習慣要求運營商必須保證 語音業務的呼叫質量與接通率)

LTE中, IMS信令是Non-GBA承載的,而VOIP媒體則是GBA承載(QCI=1,最高優先級,時延要求100ms)。

2) CS域傳遞呼叫控制信令、承載控制信令、媒體時, 在安全性上較有保證。

3) 運營商需要給現網2G\3G 用戶發展新業務時,不希望繼續在CS域的 MSC或智能網來開發。由于新發展的用戶經常通過LTE接入(IMS提供業務),新舊用戶也可以通過 2G\3G 接入網絡(比如用戶有雙模單待(WCDMA、LTE 雙模)手機)。此時,同時在IMS域與CS域、或智能網同時開發新業務的成本或數據一致性較難保證。

如果同時在IMS、CS域開發新業務,用戶的語音及補充業務需要同時在IMS和CS網絡中維護。此時由于用戶數據分別存在于IMS和CS網絡中,其同步性、業務擴展性和靈活性都受到了限制。用戶數據的同步在實施上經常很困難,尤其是IMS設備廠商與CS設備廠商是不同廠商時,用戶數據的一致性、業務體驗的類似性幾乎成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比如:同一個業務在兩個廠商設備中,其用戶數據格式經常是不同的)(運營商為所有設備商定義通用數據格式經常難以操作)

而當引入ICS之后,用戶在CS域網絡的舊用戶數據繼續保持(舊用戶業務數據需要一次性割接到IMS網內,仍存在數據格式轉換的問題)。新業務數據只在IMS網內維護。雖然仍存在公共用戶數據的同步的問題(比如新用戶的開戶,需要同時在 3G HSS\IMS HSS上進行,對BOSS來說,需要雙下插數據。當然這也是現網BOSS系統數據接口的常規工作),但由于補充業務只在IMS網內提供,數據同步的工作量將比“同時在IMS、CS域開發新業務”要減少大部分。 畢竟用戶業務數據比基本用戶數據要多得多。 好處是統一用戶業務數據管理,減輕運營維護的壓力。

注:未來3G\4G HSS與IMS-HSS將融合在一起,避免了用戶數據在PLMN接入網、IMS域的同時維護的困難。

4)用戶可以升級UE到IMS UE、ICS UE(后兩者定義見下),也可以不升級UE,仍使用傳統手機。

作為接入IMS域的vMSC,可以升級為eMSC,也可以不升級。

5) 用戶可以選擇通過CS域接入,或通過PS域接入。這個選擇性在主叫側、被叫側均被提供。好處是CS域接入的呼叫質量更高(運營商也可能對于不同接入方式提供不同費率)。

6)非ICS用戶、ICS用戶允許共存。

運營商可以選擇ICS業務推廣力度。在初期只遷移部分CS域用戶到ICS中,給這部分用戶的好處是可以享受到IMS內的新業務。

ICS對現網的影響

ICS為IMS會話提供使用CS媒體承載的機制,通過ICS,用戶所有的語音業務都可由IMS提供。無論通過PS域還是CS域接入,用戶會話都可由IMS控制。

ICS方案兼容傳統PLMN方案,即:PLMN本地網內用戶(也包括漫游用戶)是否有可能一部分用戶不是ICS用戶,它們的呼叫仍在PLMN內路由

原因是:使用了eMSC之后,ICS用戶與非ICS可在PLMN接入網內共存,因為HSS簽約數據可判斷用戶是否支持ICS,ICS用戶會被eMSC代替發起IMS注冊,所以ICS用戶發起的呼叫可被eMSC定向到IMS域,而非ICS用戶則被eMSC轉回MSC路由。

而普通MSC判斷是否ICS用戶的方法是到IN去查,IN網分配IMRN的方式可能是根據SCP根據簽約數據添加接入碼,幫助路由到IMS。或直接由SCC AS的gsmSCF功能(VCC架構中定義)分配IMRN。

CS用戶漫游到支持ICS的CS域后,仍使用CS網絡做業務。

雖然傳統MSC接入也被ICS所允許,但傳統MSC無法實現與TAS間的I3接口,無法實現mid-call業務。導致后果:ICS用戶漫游到不支持ICS的MSCS時,如仍通過camel方式錨定到IMS,但此時將無法實現Mid-Call業務。 另一種方案是:由MSC本地提供業務。

即使PLMN本地網內的通話,也會上到eMSC或普通MSC后再發給IMS域的SCC AS錨定。所以錨定功能實際上由 MSC+SCC AS共同執行。

這樣改變了PLMN網內路由方式,所有本地(visited)MSC的路由都會指向本地網邊緣的eMSC或普通vMSC。eMSC一定會把呼叫定向到IMS域,而普通MSC則需要查詢IN得到IMRN后再定向到IMS域。

注1:ICS部署時可能有一個問題:即使主被叫在同一個CS域進行會話,仍要錨定到IMS域進行會話控制和業務觸發。不僅信令會有迂回(業務控制信令、CS承載控制信令都經過互聯網上的SCC AS),媒體也會有迂回(CS承載控制路徑是經過eMSC控制下的CS-MGW),這增加了會話接續時長(主要由于IMS域處于互聯網,時延較長)與媒體互通節點的開銷(如編解碼轉換),

只要主被叫中有一個用戶是ICS用戶(比如另一個用戶是傳統CS 用戶),上述問題就存

在。

普通MSC需要查詢IN后才可經過MGCF路由到IMS域,在ICS出現之前已經產生了CS域通過這種方式接入IMS的方案,稱為非錨定方案(對應的錨定方案是指 IMS AS直接提供MAP與CAMEL接口,對MSC/SSP來說,IMS AS相當于智能網SCP,這種方案稱為錨定方案)。 它的問題在于:GSM的智能網CAMEL協議只能實現一次觸發,即IN業務與IMS域不能同時簽約。同樣,C網智能網協議中用戶只能簽約一個SCP,不支持多業務觸發嵌套。另外許多運營商的PLMN IN現網已經提供了上百種業務,不可能全部放棄或轉到IMS網來,PLMN現網業務與IMS業務需要共存,但實際部署時經常出現業務沖突問題,即一種業務的實現影響了其它業務的實現結果(同樣的問題在IMS域內多業務AS之間也存在,有時在解決上通過IFC觸發順序解決)。

IMS中IFC的觸發機制遠比IN觸發機制靈活,一個用戶可以簽約多個IFC,觸發到多個AS,觸發順序按優先級功能,觸發條件可按號碼、信令和SDP中任何字段來觸發(對AS來說,相當于由SCSCF來過濾呼叫),比如按媒體類型觸發,實現了精細化控制。

普通MSC呼入時,沒有攜帶接入網信息,MGCF可能不能補充接入網信息,IMS域內TAS無法知道用戶當前是否漫游、及接入網信息,對于BAIC-Roam(漫游出歸屬PLMN國家后閉鎖入局呼叫)業務無法執行。要解決這個問題,可能需要 3G HSS與IMS-HSS 之間的交互來取得用戶當前的VLR-ID。

對于地域廣泛、地區繁多的國家,某個分支A(如省一級)要開展ICS業務時,不但要改造本省的PLMN與IMS網絡,還要保證用戶漫游到其它分支后,其它分支的PLMN接入網的vMSC能將用戶始發呼叫轉到Home IMS來。由于PLMN中IN業務的觸發是由主叫側visited域來控制(即vMSC觸發),則A省運營商要保證全國各省的vMSC都要改造,以觸發到SCP去取得路由。

ICS中的用戶終端

ICS方案針對的是擁有 2G\3G CS域接入能力的UE。在這個方案中,UE也可以具有2G\3G\4G PS域接入能力。但ICS方案的關注點是:UE通過CS域來傳輸媒體時,UE與IMS之間的信令傳遞機制。

引入ICS概念后,根據用戶終端功能的不同可以將 ICS網絡內的終端大致分為以下幾類。

1)傳統UE:包括2G/3G 中的傳統UE,只能通過CS域進行語音呼叫。

2)傳統IMS UE:2G/3G/LTE中傳統UE,如果所處PS域能提供VOIP語音業務保證(PS域對于IMS信令、IMS媒體需要提供不同的QOS,而傳信令的要求較低),且UE上安裝了IMS應用軟件。這種UE同時具有CS域、PS域的接入能力。

3) ICS UE:比傳統IMS UE更進一步,要求支持ICS UE的能力。

上述終端均為ICS方案所接納(下文的ICS用戶包括了三類終端),并允許它們在Home域與Visited域接入時均可提供ICS功能。

終端不同,對于ICS方案的實現架構影響很大。有些運營商和廠商傾向于ICS UE。而大部分運營商更關注傳統UE、傳統IMS UE 的接入。

使用ICS UE后,從業務體驗上來說,由于終端能力強大,可能更容易開發新業務(即使從CS域接入)。I1\Gm接口對PS域 Qos要求不高,各種復雜的新業務流程引入不需要修改eMSC或MSC,直接升級TAS、SCC-AS與終端升級軟件即可。比如轉接、三方、接續等操作可通過Gm口傳遞。部分擁有較強終端定制能力的運營商支持這種方案。

但傳統IMS UE當從PS域接入時,即走傳統IMS流程時,各種IMS新業務均可使用。 而從長期來看,通過LTE接入總有一天會成為主流,ICS UE也將是臨時的解決方案。 所以:傳統IMS UE在ICS接入的方案,更容易成為當前的主流方案。

ICS中的用戶標識

ICS終端、IMS UE仍支持傳統的IMS用戶標識。

當eMSC收到CS域注冊成功的通知時,它會代替終端進行注冊,它使用特定的方法來生成用戶PUI與PVI(稱為 ICS專用PUI與PVI),并支持GRUU。為了避免雙注冊(當用戶也在PS域中進行IMS注冊時)沖突,HSS中配置了 ICS專用PVI,它與IMS PVI擁有相同的隱式注冊集PUI(即一個用戶的簽約數據中有兩個PVI,對應同一個隱式注冊集,對應同樣的業務觸發IFC,這讓用戶不管是從PS域接入,還是CS域接入,都能觸發到同一個TAS進行補充業務處理,TAS中將此視為同一個用戶的兩次呼叫,區別只是地理接入位置、當前接入網不同。 )。隱式注冊集中也被加入了 ICS專用PUI。

這種用戶標識的設計,使得SCC AS的Sh接口必須識別PS域發起的IMS注冊與 CS域發起的IMS注冊。

HSS中用戶的IMS profile中使用Tel uri作為缺省PUI,它與CS域的C-MSISDN相同。可以支持2G\3G與IMS同號。

ICS、SRVCC、eSRVCC間的關系。

ICS內的切換設計只針對 2G\3G CS域內發生切換時對IMS呼叫的影響。 (3G的CS域切換到 2G CS域時,媒體仍在CS域中承載,但PS域可能丟失,這只影響了Gm接口,不影響會話持續性)

SRVCC針對4G LTE網絡(只有PS域)在會話中切換到2G\3G CS域或PS域的流程。(原始需求是:用戶在LTE蜂窩內發起呼叫,呼叫中高速移動,并切換到 2G\3G 的蜂窩內)。所以要支持SRVCC的話,即意味著部分支持了ICS的功能。

eSRVCC中引入ATCF,ATCF向SCC AS屏蔽終端類型的區別,比如對通過Gm、I1、I2等接口發起的呼叫。則ATCF需要支持ICS中的Gm,I1接口。Gm、I1發起的呼叫,業務控制信令和承載控制信令的合并,由ATCF來實現。

ICS架構圖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ICS,SRVCC,eSRVCC85_SRVCC

圖:ICS架構

I1、Gm接口:只執行呼叫控制信令,不執行注冊功能。注冊通過eMSC來發起。

I3接口要求實現“interwork CS signalling”和“service setting”,重點是用于傳遞mid-call信令與用戶狀態、用戶配置信息。可能基于Ut接口實現。

ICS中的SCC-AS

SCC AS作為Home域的SIP AS存在,是所有ICS用戶起呼與終呼的錨定點。方法是通過起呼IFC與終呼IFC。它應該作為起呼iFC中的第一個AS和終呼iFC中的最后一個AS。另外主叫側或被叫側的S-CSCF也可能采用PSI終呼過程來轉發請求到SCC AS。

SCC-AS接續了ICS用戶與遠端用戶之間的呼叫,它作為B2BUA,兩側的call leg分別稱為: 接入分支(或稱近端分支,local leg,Access leg):UE和 SCC AS之間的呼叫分支。 遠端分支(remote leg):在SCC AS和遠端用戶之間形成的呼叫分支。在遠端分支調用TAS和其他應用服務器。

SCC AS的功能:

CS訪問適配(CAA):當呼叫控制信令通過CS域傳遞時,它維護 呼叫控制信令 流程。 ICS用戶代理(IUA):它控制本端leg的呼叫承載建立(當通過CS承載接入時),即維護 承載控制信令 流程。當ICS UE使用I1\Gm接口作為呼叫控制信令時,因為SCC AS與本端UE間同時維護了兩個會話,IUA會關聯兩個會話,對遠端只體現為一路標準的IMS呼叫。 終呼域選擇(T-ADS):選擇ICS用戶的接入域,或獲取CSRN將終呼發往CS域功能。它會考慮接入域和UE的能力、IMS注冊狀態、CS域狀態、已有的活動會話、以及運營商策略來進行選擇。

T-ADS的選擇結果是:媒體通過PS域建立、或媒體通過CS域建立并使用Gm\I1進行呼叫控制、或媒體通過MSC(eMSC或普通MSC建立)。(當媒體通過Gm\I1作呼叫控制時,ICS用戶會自行發起CS域的起呼)

在這個基礎上,通過接入網選擇ICS用戶的Contact 地址。

如果UE通過標準MSC Server注冊到CS網絡,T-ADS獲取CSRN以將終呼請求通過CS域傳遞給UE。

UE T-ADS也可能被執行,甚至與T-ADS同時執行。

ICS中的新概念

與傳統IMS架構(或手機通過PS域接入IMS進行VoLTE呼叫)相比。ICS提出以下新概念:

1,呼叫控制信令、承載控制信令

承載控制信令的概念,在IMS與PLMN、PSTN中都是沒有的。雖然IMS中的呼叫、媒體是走不同路徑,但媒體路徑的建立受呼叫信令所控制,媒體層RTP本身也有信令功能,但它與ICS中的承載控制信令的作用完全不同。

也許Nortel、AT&T當初提出這種思路,只是為了只是希望業務增強主要由終端實現,對網絡影響要小。但我看來,區分出這兩種信令,代表了一種嶄新的電信技術演進方向:將呼叫功能區分為兩部分:基本呼叫與業務控制、媒體控制。兩部分功能走不同的信令路徑,分為不同的SIP會話。由SCC AS將這兩個會話關聯起來。這是呼叫功能細化的一個思路。

呼叫控制信令(或稱業務控制信令,Service Control Signalling Path)、承載控制信令(Bearer Control Signalling Path)可分離或合并。

當分離時,

呼叫控制信令的兩端是:UE、SCC-AS。允許通過兩種接口中的任一種完成。如I1(建議是CS域的USSD信令),Gm(PS域接入時)。針對ICS UE。

此時SCC-AS會同時維護兩個SIP會話,一個會話(呼叫控制信令)完成UE的呼叫控制或切換(它在I1或Gm接口完成)。另一個會話完成媒體的交換(通過CS承載控制信令完成)(它的路徑是:SCC-AS、eMSC、CS域、手機)。

對SCC-AS來說,需要將兩個SIP會話進行關聯。

注:I1、Gm接口也用于釋放過程。另外,2個SIP會話中,任一個出現異常,都需要SCC AS釋放另一個會話。 在切換之后,I1、Gm接口可能丟失,此時仍需要保持會話。

ICS UE的引入帶來了信令流程的復雜性。

當合并時,

呼叫控制信令將從用戶所處的 visited PLMN或當前接入PLMN 的CS域傳遞到IMS域內,即與承載控制信令的呼叫路徑是一樣的。

此時SCC-AS只需要維護一個SIP會話即可。SCC-AS將完全作為B2BUA,會維護遠端與近端會話的連接。

注:

注:不管是分離還是合并,當通過CS域接入時,本端用戶在 visited PLMN或當前接入PLMN 的媒體總是在CS域承載。

一般所說的“CS域接入”是指用戶呼叫的媒體,在所處接入網(PLMN)內這段,總是利用了CS 域傳遞。此時,用戶仍可利用PS域或CS域或USSD來傳遞呼叫控制信令(PS域承載的傳遞媒體的QOS要求較高,但傳遞 SIP信令的要求一般可以滿足)

三種ICS終端均可以使用 普通MSC+MGCF 建立語音承載。

三種ICS終端也可以由 eMSC 將媒體SDP帶給IMS核心網建立承載。

注:

ICS UE使用I1\Gm接口來進行呼叫控制,呼叫建立流程復雜,建立時間增長。

I1接口使用USSD方式。可能的方式是SCC-AS通過MAP連接eMSC,或通過其它協議

(如

短消息SMPP協議)連接USSDC。

2,接入域選擇ADS

接入域選擇(ADS, Access Domain Selection)(或稱起呼域選擇)

它指ICS UE(或傳統IMS UE)在發起始呼時,基于網絡能力及運營商策略來選擇是使用CS承載還是PS承載。

對終端來說,既然CS域、PS域都可以接入IMS(呼叫與注冊),那么它作主叫時,也存在域選擇的問題。這完全由UE自己完成。

選擇因素包括:

- 當前可得到的接入網種類:如PS,PS+CS,CS;

- 當前接入網PS接入是否支持IMS 語音(如IMS voice over PS Session Supported Indication);

- UE的設置(如IMS PS Voice preferred、IMS PS Voice only、CS Voice preferred、CS Voice only)。

注:ICS UE、傳統IMS UE在注冊過程時也面臨這種選擇。上述終端本身是要注冊到CS域的,當CS域注冊成功后,eMSC會代替用戶發起IMS注冊。當它們支持PS域時,并且PS域支持IMS語音或視頻時,UE應該也從PS域向IMS中進行注冊。

3,T-ADS(被叫側接入域選擇)

由于允許終端可以選擇PS域、或CS域向IMS進行雙注冊(另外,通過普通MSC接入時,UE不需要注冊)。

那么在被叫側需要選擇一種域呼向用戶。此時終端如只在一個域內進行了注冊,選擇是唯一的。如終端同時從兩個域進行了注冊,那么選擇的策略將比較復雜

T-ADS分兩種: 1)完成由SCC-AS來執行T-ADS。 2)SCC-AS先通過呼叫控制信令路徑(I1,Gm)呼向終端,由終端來選擇一個域把選擇結果通過 18x響應返回給SCC-AS。 在選擇完成后,SCC-AS將呼叫發給UE(利用承載控制信令)。

3GPP 29.328 Sh接口中定義了一個參數(T-ADS Information),可以取得UE當前小區是否支持IMS語音的信息,參數值如下:

- IMS-VOICE-OVER-PS-NOT-SUPPORTED (0)

- IMS-VOICE-OVER-PS-SUPPORTED (1)

- IMS-VOICE-OVER-PS-SUPPORT-UNKNOWN (2)

T-ADS需要知道PS域、CS域是否可達(UE reachability for IP),參數值是

- UE-IP-REACHABILITY-MME. Its possible values are:

- REACHABLE (0)

- UE-IP-REACHABILITY-SGSN. Its possible values are:

- REACHABLE (0)

Location Information參數將用于選擇CS域呼叫目標。

Location information for CS

Location information for GPRS

Location information for EPS

4,增強MSC服務器(enhanced MSC,eMSC)

它類似于Tispan為固網用戶定義的AGCF網元(PES子系統)。eMSC也可稱為mAGCF或m-AGCF(m即mobile)。

AGCF可將固網用戶接入IMS(接入網可能改造為:普通電話通過AG\IAD接入。也可能未改造,直接讓 C5局或C4局通過TG\SG接入 AGCF)。

而mAGCF可以將3G\2G CS域用戶接入IMS。CS域不需要任何改造(HSS要增強以支持ICS用戶參數)。

mAGCF會完成CS域信令到SIP信令的轉換。不僅是呼叫信令,它在收到CS域的注冊完成通知或位置更新時,會代替用戶發起IMS域的注冊。

mAGCF會控制CS-MGW,目的是完成CS域媒體和基于IP的RTP流的轉換。甚至有TC(Transcoding)功能。

注:eMSC在ICS方案中并非強制使用。

UE也可以通過普通MSC接入IMS,當此時,用戶無法完成在IMS域的注冊功能,將置為IMS域的強制注冊狀態。普通MSC完成CS域呼叫信令與SIP invite或refer的轉換。 而在作被叫時,SCC-AS的T-ADS功能可以選擇到CS域呼出到用戶。

3GPP 29.292-a10 5.7 Supplementary Service Configuration 中要求eMSC能把USSD配置消息轉化為Ut接口的消息發給TAS,然后收到http 響應后發 RELEASE COMPLETE給終端。 注1:當UE通過PS域接入IMS時,不需要經過mAGCF。

注2:eMSC的使用并不是必須的,它比使用普通MSC的好處是:不需要更改現網的路由路徑(不需要智能網幫助路由,即重定向),則呼叫建立更快,運營維護也方便。更易實現用戶補充業務集中實現(尤其針對老的2G MSC設備)

注3:當其它網絡的非ICS簽約用戶漫游到eMSC時,eMSC需要Fall back到普通MSC,為用戶提供業務。

2.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SRVCC

目錄

IMS中的會話持續性概念

會話持續性的范圍

移動IP、SRVCC實現語音業務切換的思路分析

雙模終端的類型

SRVCC架構分析

SRVCC的網元

1,eMSC向IMS發出SRVCC切換請求

2,MME執行VoIP和非VoIP媒體分離功能,并向eMSC發起SRVCC切換 3,HSS新增用于SRVCC的參數STN-SR、C-MSISDN

4,UE要具有SRVCC能力

5,E-UTRAN(LTE接入網)的SRVCC能力

6,UTRAN(HSPA)的SRVCC能力

7,SCC AS負責錨定與切換

8,EATF功能實現IMS緊急呼叫到CS的SRVCC切換

SRVCC業務流程概述

SRVCC業務流程細化

IMS側的SRVCC呼叫流程(單路呼叫、多路呼叫)

IMS緊急呼叫的SRVCC過程

SRVCC流程的改進思路

E-UTRAN附著過程中與SRVCC有關的參數

E-UTRAN業務請求過程中與SRVCC有關的參數

============================================================== IMS中的會話持續性概念

IMS有關的會話持續性技術集中在語音業務的會話持續性。 要求是:業務中斷時間不超過300ms,盡量避免升級或修改傳統的2G/3G網絡

對于語音呼叫而言,由于用戶的呼叫分為MO側與MT側,主叫側與被叫側都可以發起呼叫。各種切換技術關注的重點是發起切換側UE(稱近端)所在網絡(2個接入網與一個核心網)的信令與媒體流程。而遠端UE的流程不作為重點,往往只是一個收到媒體切換請求并響應的過程。

語音呼叫連續性(Voice Call Continuity,VCC)很早就被提出,伴隨IMS從起始、發展、成熟、演進各階段都在3GPP 標準中被研究。08年前IMS語音呼叫經常從wifi接入,所以R7的VCC(也稱DR VCC)開始僅指wifi與2G\3G CS域間的切換。并且生產出了雙模雙待的手機(Wlan常是5G頻段,2G\3G常是2G頻段),伴以系統側設備的支持,稱為DRVCC或DR-VCC(Dual Radio VCC).

隨著LTE的普及,但2G、3G網絡仍將長期存在。LTE/EPC不提供CS功能,Voice應用將需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ICS,SRVCC,eSRVCC85_SRVCC

要依賴于IMS。LTE的早期部署將僅覆蓋部分人口稠密地區。

用戶已滿意于2G\3G網絡的語音質量與覆蓋,運營商與廠商開始研究VoLTE呼叫如何切換到2G\3G的CS域語音呼叫,開始也納入VCC范圍。但業界發現難以生產同時在LTE、2G或3G 同時待機的手機(無法同時支持兩個RAT技術)(支持LTE和GSM/UMTS的雙模手機很難實現雙模雙待,不能同時附著到LTE和GSM/UMTS系統上進行收發數據或者進行通話,) 人們提出SRVCC或SR-VCC(Single Radio VCC)概念,UE本身支持雙模單待,基本的SRVCC方案允許語音呼叫從LTE側(或HSPA)的IMS呼叫切換到2G\3G\3GPP2 CS域。各種增強的SRVCC方案允許含視頻的多媒體呼叫的切換、反向切換(從3G切換到LTE側)。

3GPP對原3GPP R7的Dual Radio VCC機制進行了修改,以支持EPC中的這種Single Radio場景,并稱為SRVCC技術,包括E-UTRAN與UTRAN/GERAN之間的SRVCC以及E-UTRAN與3GPP2 1xCS的SRVCC,還包括UTRAN的HSPA與UTRAN/GERAN的CS域間的SRVCC。 SRVCC方案已比較成熟,MSC server assisted mid-call feature對于語音呼叫中各種補充業務提供了支持。SR-VCC 實際上是個切換過程,要求運營商已經部署了IMS網絡。

SR-VCC技術可能在LTE網絡部署的前期和中期使用,隨著LTE網絡的覆蓋擴大,SR-VCC技術的使用逐漸減少直至消亡。

注:原始需求是LTE初期是熱點覆蓋,而2G\3G是廣域覆蓋,所以用戶在LTE覆蓋邊緣的語音呼叫持續性很重要。除了SRVCC之外,還有CSFB方案作為SRVCC的有力競爭對手,兩種方案受不同運營商、廠商的支持。VoLGA方案已被3GPP放棄。

SRVCC的定義:Single Radio Voice Call Continuity: Voice call continuity between IMS over PS access and CS access for calls that are anchored in IMS when the UE is capable of transmitting/receiving on only one of those access networks at a given time.

CSFB的主要缺點是并未從本質上解決LTE提供語音業務的問題,而且每當用戶需要語音業務時,用戶在LTE網絡下的業務都需要中斷、切換或掛起,從而影響用戶的體驗。頻繁的系統間的模式轉換由語音業務觸發,因此與傳統意義上的系統間切換觸發條件,例如由于LTE覆蓋不好引發的向2G系統的切換不同,這種問題無法通過在網絡部署階段的優化來改善。

對于已經部署或計劃部署IMS的LTE運營商(也有CS域現網)來說,傾向于使用SRVCC。而部分LTE運營商不打算通過IMS提供語音業務(定位于純管道運營商,只提供數據業務),而又有CS域現網用戶,那他們會傾向于使用CSFB。

會話持續性的范圍

固定電話中沒有漫游、移動、切換等要求。而移動網絡從最初設計開始,就允許用戶在其網絡范圍內、甚至是有同種無線信號覆蓋的地區(允許跨運營商)的移動,由此帶來了在會話(分語音會話、數據會話)中進行移動的需求。

用戶會話中移動可以包括各種場景,直接影響了設計方案。比如(不限于)

1,會話完全建立后的移動,不分主被叫。

2,會話未完全建立時的移動,比如在被叫側返回振鈴消息期間(因為可以振長達60s),主叫或被叫用戶發生移動,即振鈴態切換。

3,跨運營商,單制式的移動。比如2G網絡內的移動,包括了基站間切換、MSC間切換、GGSN(數據業務)間的切換。也稱系統內切換。

4,多制式的移動(如2G網絡移動到3G網絡,或反之。如WCDMA切換到CDMA 2000,或反之)。稱系統間切換。

5,在引入voip后,wifi(voip)與3G\2G\LTE 間的切換。

6,VOIP呼叫間的切換:如原呼叫在wifi\LTE中執行voip(IMS),切換到2G\3G 的PS域

繼續走VOIP。

7,Voip呼叫與CS域呼叫間的切換。如原呼叫是PS域接入的IMS語音,切換后變為CS域接入。

8,數據業務的切換:如數據業務從LTE切換到2G\3G的PS域。

9,上述各種場景的組合。

移動IP、SRVCC實現語音業務切換的思路分析

移動IP的思路是:本端用戶空閑、或呼叫時發生移動或切換(一般來說,空閑下發生移動,而呼叫中發生切換),由IP層屏蔽移動性,對遠端來說,本端的IP地址不變。

上層業務(TCP、基于UDP、TCP、SCTP的應用層協議)完全不可見,業務仍能持續。 原因是:移動前兩個主機間建立的TCP連接、UDP連接、SCTP 連接,移動后兩個主機上的這些連接仍正常存在。只是移動過程中發生了一些丟包或鏈路維護消息增多。

對于語音呼叫來說,即切換前后,通話兩端手機上的 信令連接\媒體連接 不變。即應用層完全感知不到切換。

而SRVCC的思路是:本端用戶呼叫時發生移動,允許本端終端的IP地址重新分配。但MSC會代替終端發起SRVCC切換請求(同時,本端手機與MSC之間的CS域連接也會建立),與SCC AS之間建立一個新的本端呼叫路徑,提供一個新的本端媒體地址給SCC AS,SCC AS會通過媒體切換過程讓通話兩端的媒體層連接重新建立。

所以:SRVCC中,切換后,SIP層信令連接\RTP層媒體連接 會在原通話兩端重建。即應用層感知并參與切換。

雙模終端的類型

SRVCC雙模單待:某段時間只能支持一種接入網,但允許切換到另一種接入網,即為單待。 CSFB雙模雙待(雙收單發):CSFB方案沒有VoLTE與IMS。用戶在LTE網絡中只進行數據業務,語音業務仍由CS域來做。但CSFB終端并非完全的雙模雙待,它可以在兩種接入網絡(LTE、3G CS域)中待機,但只能在3G CS域中接受與發起呼叫。

當這種用戶做被叫時,通過EPC網絡與CS域間的Gs接口,將語音呼叫回落到CS域來處理。

雙模雙待(雙收雙發):同時使用兩種接入技術,并允許同時在兩個接入網中進行不同的呼叫。當這種終端普及后,SRVCC與CSFB就不需要了。

SRVCC架構分析

3GPP提出的SRVCC網絡架構如下圖:

3GPP TS 23.216 V11.6.0 (2012-09) 圖 SRVCC網絡架構

在SRVCC架構中,新增了Sv接口及I2接口(上圖中MSC與IMS之間的接口,它實際上是在ICS方案中定義的)。

MME和eMSC之間提供Sv接口,以支持SRVCC切換處理。

關鍵的會話轉移(Session Transfer)功能在3GPP TS 23.237中定義,有時也稱為會話切換功能。

通過上圖可見,

1, 切換前,UE的本端呼叫路徑(承載路徑見Bearer path before HO,信令路徑見sip signaling path before HO )經過LTE的PS域接入IMS。

2,切換后UE的本端呼叫路徑(承載路徑見Bearer path after HO)經過CS域的承載接入IMS(仍受IMS的呼叫控制,類似ICS)。信令路徑在上圖中沒畫,實際上是eMSC發起切換請求到IMS域。切換完成后的呼叫控制信令路徑類似于:ICS中,傳統IMS UE通過eMSC接入的場景。

注:另一種切換方案是:切換后媒體走3G的PS域。

可見,切換后UE所處網絡是支持ICS方案的,本端媒體通過CS域,呼叫業務上移到IMS控制。

SRVCC的實現基礎是:Voice over LTE(LTE+IMS)與ICS(CS域+eMSC+IMS)。SRVCC不要求 ICS UE。當然支持SRVCC的ICS UE也可以使用(即:切換到3G后,ICS UE的呼叫可以走I1接口) 在ICS方案中:與IMS接口的MSC可以是eMSC(它可以以前的vMSC上升級,或單獨新增IWF互通功能網元),也可能只是普通的MSC。但在SRVCC中的MSC只能是eMSC,因為它必須與MME接口,必須能發起切換請求。

SRVCC的終端,對應于ICS方案中的傳統IMS UE、 ICS UE。

SRVCC的網元

在SRVCC方案,我們關心的幾個網元

1,eMSC向IMS發出SRVCC切換請求

eMSC對 ICS 中eMSC(3GPP TS 23.292定義)進行了增強。

(1) 處理MME/SGSN從Sv接口發送的針對語音媒體成分的重定位準備過程請求;

(2) ICS功能相關的增強:如果支持ICS功能,并且通過Sv接口接受到ICS flag, 那么MSC Server執行ICS功能。

(3) 根據TS 23.237的定義,調用從IMS到CS的會話切換過程或緊急呼叫切換過程;

(4) 協調CS切換及會話切換過程;

(5) 受理非UE/非用戶 觸發的MAP_Update_Location過程/MAP位置更新流程;(即切換成功后,MSC發給HSS一個位置更新消息 )

(6) 緊急呼叫情況下,根據條件發送MAP Subscriber Location Report到GMLC以支持位置連續性。

eMSC可以與切換目標MSC合一,也可以獨立存在(有時這稱為IWF功能)。

它處于在3GPP UTRAN/GERAN中。eMSC有可能支持SIP,也可能不支持SIP。

2,MME執行VoIP和非VoIP媒體分離功能,并向eMSC發起SRVCC切換

MME需要兼顧語音的SRVCC切換和非語音的PS切換處理(或稱:VoIP和非VoIP媒體分離功能)(PS bearer splitting function)。

當UE從LTE(語音呼叫承載在GBR上,數據會話承載在非GBR上,UE上語音呼叫與數據會話可能并存)切換到3G時,語音呼叫切換到CS域(按SRVCC流程),而數據會話切換到PS域(3GPP EPC定義了這種流程,非SRVCC范圍)。

切換的發起網元是MME,它對于語音會話(面向eMSC,按SRVCC流程)、數據會話(面向SGSN)要走不同的流程。這就是媒體分離功能的意義。

MME發起SRVCC切換的依據是:SRVCC UE將UE的“SRVCC Capabilities”在LTE附著時傳送到MME,MME保存用戶能力,并用于SRVCC操作。

如果用戶在LTE側同時處于多路呼叫中,切換過程中,MME、MSC只會選擇一路呼叫進行IMS側、CS側的媒體切換。其它路呼叫的切換會由SCC-AS來發起。原來多路呼叫間的業務關聯,將由SCC-AS通過與MSC之間的mid-call過程來處理。

UTRAN (HSPA) 也可以提供VoIMS,此時切換決策由源側的SGSN作出(又分為:基于Gn SGSN,基于S4 SGSN 兩種場景)。它的角色相當于LTE的MME。

MME具體功能總結如下:

(1) 通過分離PS中的語音承載與非語音承載,執行PS承載分割功能(PS bearer splitting function);

(2) 針對非語音媒體,根據TS 23.401定義的Inter RAT(多無線技術間)切換過程,在目標小區(無線Cell)處理非語音PS承載;

(3) 針對語音媒體成分,通過Sv接口發起SRVCC切換過程到目標小區(無線Cell),如果是緊急呼叫,攜帶緊急呼叫指示。無論UE當前使用的語音承載數量(如QCI=1)有多少個,該過程僅觸發一次。如果當前有多個語音承載,且僅有其中一路為緊急呼叫,MME需要僅針對緊急呼叫執行SRVCC;

對于SGSN,VoIP可以基于traffic class=conversational和SSD=speech檢測出來。

(4) 協調PS切換及SRVCC切換,當兩個過程同時存在時;

(5) 當UE處于有限服務模式下(limited service mode),切換過程中,發送設備標識到MSC;

(6) 緊急呼叫情況下,根據條件發送MAP Subscriber Location Report到GMLC以支持位置連續性。

3,HSS新增用于SRVCC的參數STN-SR、C-MSISDN

影響兩個接口:HSS – MME (S6a)(針對VoLTE),HSS – SGSN (Gr)(針對VoHSPA)

與傳統的EPC-HSS、IMS-HSS相比,需要存儲2個特殊參數STN-SR(Session Transfer Number Single-Radio,會話遷移號)和C-MSISDN(即用戶在CS域的用戶號碼),和可選的ICS Flag

在UE的LTE附著過程中,EPC-HSS會通過插入簽約用戶數據消息將STN-SR(有時也叫做VDN,這來自于VCC架構)和C-MSISDN傳給MME。(在HSS中的STN-SR信息、ICS Flag發生了改變時會通知MME。)

MME在切換過程中會轉發它們至eMSC。eMSC在發起向IMS的會話切換時,主叫號碼是MSISDN,被叫號碼是STN-SR。這個呼叫在IMS內被路由到SCC-AS,然后SCC-AS會用MSISDN關聯到原呼叫,并發起到遠端的媒體切換。

當用戶簽約了VoLTE業務后,IMS側的HSS(IMS-HSS)會存儲用戶的IMS用戶數據與業務數據。如用戶還簽約了SRVCC業務,那么IMS-HSS中還會存儲STN-SR與C-MSISDN。 當用戶在LTE側發起IMS注冊時,SCC A會分配STN-SR,并更新到IMS-HSS上,IMS-HSS則會通知EPC-HSS并傳遞STN-SR與C-MSISDN給它。

如果用戶被允許在拜訪網絡(VPLMN)中使用SRVCC(),則HSS將在訂閱數據中包含SRVCC STN-SR和C-MSIDN,并發送給MME,MME會在切換時傳給MSC。

當STN-SR被修改或者從用戶的訂閱信息中刪除時,EPC-HSS應通知MME/SGSN。

注:STN-SR實際上分兩種:STN-SR、vSTN-SR。

EPC-HSS、IMS-HSS在用戶進行SRVCC業務簽約時會存儲STN-SR的初始值。即STN-SR。 允許SCC-AS分配新的STN-SR,并通過IMS-HSS傳遞到EPC-HSS,然后再更新到MME本地。即vSTN-SR。

vSTN-SR為漫游場景所設計(當用戶漫游到異地LTE網絡時)。

注:STI:Session Transfer URI Identifier。用于CS->PS、PS->PS接入切換的場景。

許多語音切換流程中都出現了STN標識符,用于PS->CS接入切換場景。 比如本文中的STN-SR,E-STN-SR。

在SC標準中可以看到更多的流程。

4,UE要具有SRVCC能力

3GPP SRVCC UE 能執行SRVCC 過程。UE 與E-UTRAN 交互參照3GPP TS36.300 中的處理,與UTRAN (HSPA)交互參照3GPP TS25.331 的處理.。

SRVCC UE 向網絡指示本終端的SRVCC 能力。這體現在附著請求消息和TAU(Tracking Area Updates)中。

SRVCC能力作為“MS Network Capacity”的一部分,包含GERAN MS Classmark 3(如果GERAN接入網支持),MS Classmark2(如果GERAN或UTRAN接入網支持),Codecs IE(如果GERAN或UTRAN接入網支持)。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ICS,SRVCC,eSRVCC85_SRVCC

由于網絡不一定會支持SRVCC能力,所以MME會在S1 AP Initial Context Setup Request中包含一個”SRVCC operation possible”指示,意味著UE和MME均有SRVCC功能。

SRVCC UE 支持3GPP TS23.292 中的UE 協助的T-ADS 功能,該功能用于選擇在CS 域進行語音的終呼過程。 (T-ADS對于SRVCC應是可選的)

5,E-UTRAN(LTE接入網)的SRVCC能力

UE 和E-UTRAN 之間交互,參照3GPP TS36.300 中的處理。

當E-UTRAN 選擇目標小區進行SRVCC 切換時,E-UTRAN 需要發送一個標識到 MME,表示該切換需要SRVCC。

E-UTRAN 決定鄰接小區表基于SRVCC 的指示,或者對特殊的UE 建立 QCI=1 的承載。

6,UTRAN(HSPA)的SRVCC能

通知SGSN當前切換是一個SRVCC切換。 - 當HSPA 選擇目標小區進行SRVCC 切換時,HSPA 需要發送一個標識到SGSN, 表示該切換需要SRVCC。備注 : UTRAN (HSPA) 假設SGSN 支持SRVCC 功能。

決定相鄰小區表基于SRVCC的指示,或對特殊UE建立特殊承載。 - UTRAN 決定鄰接小區表基于 SRVCC 的指示,或者對特殊的UE 建立Traffic Class = Conversational 和Source Statistic Descriptor = 'speech'的承載。

7,SCC AS負責錨定與切換

在SRVCC方案中,為IMS域新增了SCC AS( Service Centralization and Continuity AS),它完成切換產生的新呼叫與另一側舊呼叫的關聯功能。它實際與ICS中的SCC AS是同一個網元,可視為ICS中定義的SCC AS增強了切換功能。

SCC AS功能分工如下:

(1)呼叫的錨定

在LTE側呼叫時,SSC AS為主叫側第一個觸發的AS,被叫側最后一個觸發的AS。

(2)正常切換功能

SSC AS在接收切換指示消息后判斷切換消息的合法性、尋找原呼叫、用新呼叫的leg更新遠端leg,釋放原始呼叫的近端leg。

(3)振鈴態切換;

(4)配合eMSC 完成mid-call feature。

SSC AS有計費與監聽需求。SCC AS與TAS均執行監聽功能是需要的。SCC AS關注切換操作與用戶接入域信息(T-ADS功能需要),這些信息在TAS上可能看不到。SCC AS可以監聽到用戶的切換操作、按小區監聽等。

8,EATF功能實現IMS緊急呼叫到CS的SRVCC切換

EATF(Emergency Access Transfer Function)流程見下

SRVCC業務流

述程概

3GPP TS 23.216 V11.6.0 (2012-09)

SRVCC業務流程概述(Overall high level concepts for SRVCC from E-UTRAN to UTRAN/GERAN)

1、E-UTRAN 指示MME 進行SRVCC切換。

切換決策很復雜。要求由Visited的接入網絡側控制而非由UE控制。MME還必須識別到用戶當前的GBR承載中正進行語音業務,這在產生SRVCC流程之前就會先影響 E-UTRAN 的切換決策:必須切換到支持語音的目標網絡去,如有多個目標網絡可選時,是選CS域承載,還是PS域承載語音。

接入域選擇、終端參數設置,在3GPP EPC標準中有專門的流程。

2、MME發起SRVCC流程,將語音承載與呼叫控制信令切換到 MSC Server。 非語音承載切換到目的GERAN/UTRAN 的PS域(SGSN) 也被MME執行。

MME從HSS了解到終端支持SRVCC,得到終端簽約信息中的SRVCC STN-SR標識,傳給了MSC。

非語音的PS媒體成分的切換的執行,是根據Inter RAT切換過程實施的,具體定義在TS 23.401規范中。

MME負責協調PS-PS切換過程中的的前轉再定位響應(或前向重定位響應,Forward Relocation Response)以及SRVCC的PS-CS切換的響應。

3、eMSC向IMS域發起SIP會話切換流程(這個時候,MSC應該已經準備好了MGW的媒體)。同時也會向CS域發起承載切換流程(路徑從vMSC\eMSC一直到目標小區target cell)。 這兩個流程同時操作是縮短切換時延的必須要求,但同時加大了切換失敗的可能性。

4、MSC完成CS域承載資源準備后,會通過 Sv 接口通知 MME(攜帶了CS切換命令信息),MME 通知 E-UTRAN 指示UE 開始切換。

注意:目標網絡的CS域承載建立好后,LTE側的UE才會開始切換到目標CS域。而此時IMS域側的會話切換過程可能仍在進行中。

可以認為從MSC收到MME通知后,切換就有兩個并發的過程,它們決定了切換時延(過程1比較慢)

過程1,本端向IMS發起的會話切換,包括本端與遠端進行的媒體切換:媒體路徑:

MGW-IP

網絡-遠端網絡(包括了遠端的MGW-UE)

過程2,MSC向CS域內部發起的承載建立過程 + UE從LTE側切換到目標接入網(radio切換)。

Radio之間的切換很快,但是在切換前,需要將CS側的網絡側通道建立好,最好已經將遠端更新好;

SRVCC業務流程細化

3GPP TS 23.216 V11.6.0 (2012-09) SRVCC細化業務流程

從上圖看,從第6步到第9步完成后,才完全建立了CS電路。然后才發起到IMS側的切換(Update remote end。標準中講第10步在第8步之后開始。

但實際上,MSC在第5步完成后已經創建了MGW上的媒體,完全可以讓第6步與第10步同時發起。

在CS電路建立完成后,才會進入第14步的handover過程。

SRVCC切換分成:SRVCC without DTM(無數據業務的切換),SRVCC with DTM(語音業務、數據業務的同時切換)

在CS語音會話結束后,如果UE仍在GERAN中,則UE將通過向SGSN發送一個路由區域更新請求(Routing Area Update Request )來恢復PS服務。更新類型依賴于GERAN網絡的操作模式,如果UE在CS語音會話結束后已經返回到E-UTRAN,則UE將通過發送TAU(Track Area Update)到MME來恢復PS服務。MME將通知S-GW和P-GW恢復掛起的承載。

見SRVCC from E-UTRAN to UTRAN with PS HO or GERAN with DTM HO support。其中包括非語音業務的處理,呼叫流不僅要求eNodeB能夠判決目標側是帶有PS切換的UTRAN 還是支持DTM的GERAN,而且要求UE能夠支持DTM.

IMS側的SRVCC呼叫流程(單路呼叫、多路呼叫)

3GPP 23.237-c00 6.3.2.1.4 PS – CS Access Transfer: PS to CS – Single Radio

eMSC在發起向IMS的會話切換時,主叫號碼是MSISDN,被叫號碼是STN-SR。 4a-1、4a-2、4a-3用于ICS終端在切換后更新Gm接口的呼叫控制信令路徑。

4b中SCC AS會釋放原LTE側接入leg。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ICS,SRVCC,eSRVCC85_SRVCC

3GPP 24.237-b40 IP Multimedia Subsystem (IMS) Service Continuity;Stage 3

Figure A.15.3-1: Signalling flow for PS-CS access transfer: PS-CS

第26步以后是mid-call feature。

UE A在切換之前,同時處于兩路呼叫當中。

所以切換之后需要mid-call feature,由SCC AS發起第二路呼叫的切換。

IMS緊急呼叫的SRVCC過程

用戶在緊急呼叫過程中發生了切換。

傳統網絡中,不管是固定電話網絡,還是移動網絡。緊急呼叫的流程與普通呼叫最大的不同在于:緊急呼叫必須由漫游地處理。IMS繼承了這一概念。引入E-CSCF網元來處理緊急呼叫。E-CSCF是IMS網絡中對于緊急呼叫進行接續控制的網元,它負責將緊急呼叫轉發到現網的PSAP與EC。

PSAP(Public Safety Answering Point,公共安全應答點)與EC(Emergency Center,緊急呼叫中心)負責接聽和處理緊急呼叫。

LTE側IMS緊急呼叫流程如下

上圖是IMS域內緊急呼叫的建立過程,終端發起LTE內IMS緊急會話。終端生成的SIP INVITE帶有終端的位置信息與sos(表示緊急呼叫指示符),EATF會錨定該緊急會話,即EATF被插入到整個信令路徑。EATF修改了呼叫的被叫號碼,指示E-CSCF將呼叫路由給PSAP/EC(可能通過MGCF)。

因為E-CSCF與PSAP、EC都在漫游域或用戶接入地,那么緊急呼叫方案與處于home域的SCC-AS無關。

SRVCC方案引入EATF,EATF提供基于IMS實現的IMS緊急會話的業務連續性。用戶漫游時,該功能實體位于拜訪地運營商的IMS網絡,提供IMS緊急會話的錨定和PS到CS的轉換。EATF類似一個路由B2BUA,通過請求第三方(3pcc)的呼叫控制實現接入類型的切換。

緊急呼叫的SRVCC切換流程如下:

上圖流程表示緊急呼叫的SRVCC切換過程。被叫側開始切換接入網到CS域時,MSC在CS域代替UE-A發起域切換,被叫號碼為E-STN-SR(Emergency Session Transfer Number for SR VCC) ,這個呼叫通過I-CSCF被路由到EATF,EATF把這個呼叫與用戶原來連接到PSAP的那路呼叫關聯起來,發送一個Reinvite給PSAP側進行媒體交換。通過這個過程,EATF提供了緊急呼叫的會話連續性功能

緊急呼叫的SRVCC過程,與普通呼叫類似,區別是MSC發的invite帶了E-STN-SR,與普通呼叫帶的VDN或STN-SR不同,這樣,這個呼叫不會到達S-CSCF,而是直接被I-CSCF呼到EATF了,由EATF來更新遠端媒體(類似SCC AS)。

SRVCC流程的改進思路

現有流程的缺點是:

1,UE的handover過程完成后(較快)(此時UE的無線通道已經切換到CS域)。IMS側update remote end還未完成。則遠端UE仍會把RTP媒體發向LTE側。

對遠端UE來說,就是用戶面中斷,遠端UE有一段時間會聽不到對方語音。降低了遠端UE的語音質量。

對于完全不知道對方是否移動的遠端UE來說,可能這種語音中斷更難忍受。

2,同上,總體切換時延由IMS側update remote end過程來完成。切換時延較長,超過300ms。 對本端UE來說,切換時延較長+用戶面中斷,也造成自己有一段時間會聽不到對方語音。降低了本端UE的語音質量。

曾經產生了各種SRVCC的優化方案,目標提高本端與遠端UE的語音質量,具體針對切換時延與用戶面中斷兩個缺點進行。

1,eMSC與接入網MSC合一,降低時延效果不明顯。

2,先update remote end,再進行handover。這樣對遠端較好,而對本端則切換時延更長了。 3,先handover,再發起IMS切換。本端用戶面不會中斷,但時延更長了。

4,采用eSRVCC方案:切換前后的媒體都錨定到同一個ATGW,大多數呼叫情況下不需要進行IMS側的update remote end。充分降低了切換時延

在 3GPP TR 23.856 的 7.2 Assessment of alternatives 中列出各種eSRVCC方案。

3.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eSRVCC

目錄

eSRVCC方案對于SRVCC方案的改進及標準

信令面、媒體面在切換前后的路徑

eSRVCC業務流程

一、用戶注冊流程:STN-SR,ATU-STI,C-MSISDN

二、用戶呼叫流程:正常的IMS呼叫,但必須控制錨定媒體到ATGW

三、eSRVCC切換流程:STN-SR,ATU-STI,C-MSISDN

其它技術點

IMS-HSS新增數據項

控制非SRVCC用戶呼叫不需經過ATCF的方法

緩存8秒的過程

eSRVCC是否兼容SRVCC

eSRVCC的缺點

========

eSRVCC方案對于SRVCC方案的改進及標準

3GPP TR 23.856

Single Radio Voice Call Continuity (SRVCC) enhancements;

Stage 2

介紹了各種eSRVCC方案的備選方案。

介紹了業務流程。

3GPP TS 23.237 V12.0.0 (2012-06)

的5.2.2 Architecture when using ATCF enhancements

明確了本文的eSRVCC方案

介紹了業務流程。

3GPP TS 24.237 V11.4.0 (2012-09)

P Multimedia Subsystem (IMS) Service Continuity;

Stage 3

介紹了流程與信令擴展的細節。

思路:引入接入側媒體錨點,減少Remote Update的信令傳輸時間。

eSRVCC可視為SRVCC的升級版本(實際上 SRVCC方案與eSRVCC方案可以在一個運營商網絡中共存)。

與SRVCC相比,新增ATCF/ATGW網元,SCC-AS功能有增強,HSS透明數據有新增。其它網元功能不變(比如MME、eMSC、UE)

信令面、媒體面在切換前后的路徑

切換的信令面變化,參見:

切換前后的信令均經過了ATCF。

媒體面的切換路徑參見:

切換前后的媒體均經過了ATGW。

ATCF/ATGW:信令錨定點,媒體錨定點

從信令面來說,多了一個網元,多了一些信令傳遞。但由此帶來的時延不大。關鍵是IMS 遠端update過程在大多數情況下可以不做。

從媒體面來說,多了一個網元。但由于切換前后的媒體均錨定到ATGW。對遠端來說看到的SDP是ATGW產生。

當ATGW SDP不變時,可以不需要Update remote end。切換時延將大大減少。

ATCF可與P-CSCF或SBC合設。

大部分呼叫是不需要update remote end的。但如果切換后,媒體類型(如audio、video)發生變化(比如2G CS域只支持audio了),或ATGW無法完成Transcoding,或ATCF發現用戶有多路呼叫,則需更新遠端媒體。此時ATCF發起Invite(ATU-STI)給SCC-AS。SCC-AS會關聯到遠端用戶,并更新遠端媒體。同時bye掉前面建立的呼叫leg(也是這個ATCF發過來的)

eSRVCC中,媒體的錨定在ATGW,信令的錨定由ATCF與SCC-AS共同完成(如上所述,呼叫、切換產生的新呼叫都會發到SCC-AS)。

當用戶有多路呼叫時,UE切換時只發起一路呼叫的切換,即MSC只會發起一路呼叫到ATCF。 SCC-AS發現用戶有多路呼叫時,會發 Refer消息給ATCF,再轉發給MSC,由MSC在CS域內發起第二路呼叫。

eSRVCC業務流程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ICS,SRVCC,eSRVCC85_SRVCC

一、用戶注冊流程:STN-SR,ATU-STI,C-MSISDN

用戶在LTE側發起注冊,呼叫在LTE承載上,經過PGW發到互聯網上IMS域:P-CSCF/A-SBC->ATCF->S-CSCF->SCC AS。

注冊時,ATCF分配dynamic STN-SR,在注冊消息中發給SCC AS, SCC AS修改IMS-HSS中用戶數據,HSS將修改的數據下插到MME中,切換時帶給eMSC。

注:這個過程中:SCC AS、IMS-HSS、MME的操作與SRVCC方案一樣。

區別只是SRVCC中,STN-SR是SCC AS產生。而eSRVCC中,STN-SR是由ATCF產生。 原因是:SRVCC中,MSC直接發切換請求給SCC AS(帶STN-SR),而eSRVCC中,MSC發切換請求給ATCF(帶STN-SR) 。

對于SCC-AS來說,由于同時作為ICS、SRVCC、eSRVCC方案的網元,當收到呼叫時,需要識別當前所承擔的網元角色。

在SCC-AS收到S-CSCF發來的第三方注冊請求消息中,攜帶Feature-Caps頭部(由ATCF插入),如SCC-AS發現Feature-Caps中存在+g.3gpp.atcf參數,則認為是eSRVCC用戶的注冊。

對于eSRVCC用戶的注冊,SCC AS會把+g.3gpp.atcf信息更新到IMS HSS,并從IMS HSS下載到特定的用戶數據(非透明數據,見“IMS-HSS新增數據項”一節)。

對于eSRVCC用戶的注冊,SCC AS在注冊成功后,向終端發送MESSAGE,MESSAGE的消息體中含有ATU-STI與C-MSISDN(從HSS下載得到,屬于簽約放號數據)。ATU-STI由SCC AS自己產生,用來識別呼入請求是否是eSRVCC用戶發來的切換請求。

ATCF在注冊消息的Feature-Caps頭部攜帶了多個信息:

1, +g.3gpp.atcf填寫STN-SR,用于向SCC AS、HSS、MSC Server更新用戶的SRVCC地址信息。

2,+g.3gpp.atcf-mgmt= "<sip:actf.visited2.net>"用于SCC AS向ATCF發送message消息時的request URI。

STN-SR實際上分兩種:STN-SR、vSTN-SR。見SRVCC方案。

注:3GPP TS 24.237 V11.4.0 (2012-09)

Table A.3.3-1: SIP REGISTER request (UE to P-CSCF)

REGISTER sip:home1.net SIP/2.0

Via: SIP/2.0/UDP [5555::aaa:bbb:ccc:eee];comp=sigcomp;branch=z9hG4bKnasiuen8

Max-Forwards: 70

P-Access-Network-Info: 3GPP-UTRAN-TDD; utran-cell-id-3gpp=234151D0FCE11

From: <sip:[email protected]>;tag=2hiue

To: <sip:[email protected]>

Contact:

<sip:[5555::aaa:bbb:ccc:eee];comp=sigcomp>;+sip.instance="<urn:gsma:imei:90420156-025763-0>;+g.3gpp.icsi-ref="urn:urn-7%3gpp-service.ims.icsi.mmtel"

Call-ID: E05133BD26DD

Authorization: Digest username="[email protected]", realm="registrar.home1.net", nonce="", uri="sip:home1.net", response=""

Security-Client: ipsec-3gpp; alg=hmac-sha-1-96; spi-c=23456789; spi-s=12345678; port-c=1234; port-s=5678

Require: sec-agree

Proxy-Require: sec-agree

CSeq: 1 REGISTER

Supported: path, gruu

Content-Length: 0

Table A.3.3-3: SIP REGISTER request (ATCF towards S-CSCF)

REGISTER sip:home1.net SIP/2.0

Feature-Caps: *;+g.3gpp.atcf="<tel:+1-237-888-9999>"; +g.3gpp.atcf-mgmt= "<sip:atcf.visited2.net>";+g.3gpp.atcf-path="<sip:[email protected]>";+g.3gpp.mid-call;+g.3gpp.srvcc-alerting

Path: <sip:[email protected]>,<sip:[email protected]:5070;ob> Route: <sip:icscf.home1.net;lr>

P-Visited-Network-ID:

P-Charging-Vector:

Via: SIP/2.0/UDP atcf.visited2.net:5060;branch=z9hG4bKnas5889; SIP/2.0/UDP pcscf1.visited2.net:5060;branch=z9hG4bKnas56565, SIP/2.0/UDP

[5555::aaa:bbb:ccc:eee];comp=sigcomp;branch=z9hG4bKnasiuen8;rport=5060;received=5555::aaa:bbb:ccc:eee

Max-Forwards: 68

P-Access-Network-Info:

二、用戶呼叫流程:正常的IMS呼叫,但必須控制錨定媒體到ATGW

所有IMS呼叫都錨定到ATCF,ATCF需要知道用戶是否支持SRVCC功能(這樣才能控制SRVCC用戶的呼叫媒體錨定到ATGW,并才能在呼叫、切換時進行特定處理),

ATCF在注冊結束后,會從SCC-AS得到一個message消息:攜帶C-MSISDN、ATU-STI及用戶是否支持SRVCC功能標記(即切換到CS域的功能)

SCC-AS如何知道用戶是否支持SRVCC:UE在LTE中附著時,會指示自己是否支持SRVCC,MME將這種標記存入HSS。SCC-AS在用戶注冊時會從HSS下載用戶數據,其中含SRVCC能力。

所有IMS用戶的IMS注冊都被SBC發給Visited域的ATCF,ATCF把自己加到Path上,發給S-CSCF。

后來這些用戶(含SRVCC用戶與非SRVCC,或分為:固定用戶、Volte

用戶)的呼叫都經

過了ATCF。ATCF根據在注冊后得到的用戶SRVCC能力來控制SRVCC用戶的呼叫媒體錨定到ATGW(這是呼叫流程中最重要的工作),而非SRVCC用戶則不需要錨定媒體。

三、eSRVCC切換流程:STN-SR,ATU-STI,C-MSISDN

對于接受注冊和VoLTE呼叫的ATCF來說,需要讓MSC把切換請求發給自己。這樣才是完全的“錨定”功能。

MME控制切換到CS域、PS域的方法與SRVCC一樣。

eMSC在切換時,發invite給ATCF(其中帶STN-SR,C-MSISDN)給ATCF。由于STN-SR是ATCF自己分配的,它會知道這是一個切換請求,并根據C-MSISDN關聯到IMS用戶和現有呼叫。

對eMSC來說,這個操作與SRVCC方案中一樣。 區別只是:SRVCC中,呼叫是完全錨定到SCC-AS,由eMSC直接把切換invite發給SCC-AS。而eSRVCC中錨定由ATCF與SCC-AS共同完成,eMSC必須把切換invite發給ATCF。

STN-SR是給MSC在切換請求時使用的,由ATCF在注冊時產生。一般是標識ATCF的全局PUI,或稱為PSI,因為是給MSC用的,一般是Tel URI格式。

當原IMS呼叫有幾路時,ATCF收到MSC發來的呼叫中,必須選擇關聯其中一路:先選擇Active的呼叫,再選擇。。。這之中有個邏輯判斷(由ATCF自己做)

而ATCF發invite(被叫是ATU-STI,主叫是用戶PUI)給SCC-AS。 SCC-AS返回SSI給ATCF和MSC。(SSI用于 mid-call 切換中關聯呼叫所用)

ATU-STI是給ATCF在切換請求時使用的,由SCC AS在注冊時產生。

SCC AS在注冊時產生ATU-STI。它用Message通知ATCF:UE的C-MSISDN,以及分配的ATU-STI,還有UE的SRVCC 能力

ATCF使用C-MSISDN來關聯會話(MSC發來切換請求時),使用ATU-STI替換與SCC AS之間的信令路徑(在發起切換呼叫到SCC-AS時)。原信令leg會被ATCF或SCC-AS釋放。

C-MSISDN是很重要的,因為IMS用戶PUI與CS域號碼可能是不一樣的。ATCF收到MSC發來切換請求(帶C-MSISDN,它表示了主叫的身份)時,再關聯到現存的幾個IMS呼叫中的一個。

ATU-STI是全局PSI。像STN-SR一樣,都是一個全局PSI,所以要關聯到某個用戶的某一路舊呼叫的話,要根據新呼叫中帶的PAI(用于關聯到用戶)、Target-Dialog(像replace一樣,含有舊呼叫的dialog ID)

用戶原來有多路呼叫時,決定替換哪一路由ATCF決定,其原呼叫的dialog id 置入Target-Dialog參數中。

當切換請求invite被eMSC發給ATCF,ATCF置被叫號碼為ATU-STI(主叫號碼為用戶PUI),且攜帶Target-Dialog參數(其中含原LTE呼叫的SIP 會話ID),這個invite發給SCC AS。 SCC AS會執行替換呼叫的操作(不切換遠端媒體)與釋放原呼叫的local leg:SCC AS使用Target-Dialog參數來尋找到原呼叫的數據區。在invite的200 響應中,SCC AS攜帶Feature-Caps:*;+g.3gpp.srvcc

如切換請求(根據被叫是否是ATU-STI決定)的invite中沒有攜帶Target-Dialog參數時(而不完全靠被叫是ATI或STN-SR來判斷是否執行SRVCC),SCC AS執行SRVCC方案,即從用戶的多路選叫中選中一路來update remote end.(SRVCC方案中,決定替換哪一路的決策由SCC AS來做)。

而對SCC-AS來說,在收到ATCF發來用于切換的invite時,根據Target-dialog中的dialog id來關聯到用戶現存的4路呼叫中的一路。在這個呼叫關聯完成后(呼叫關聯的工作包括:向主叫用戶即ATCF發送200OK,即完成新呼叫的創建,另外還要釋放掉舊呼叫的leg。 因為是B2BUA網元,所以不用通知到遠端IMS用戶,除非需要更新遠端媒體)。

SCC-AS還要從剩下3路呼叫中選擇一路呼叫來發起refer給ATCF->MSC,命令UE發起另一路呼叫的創建。依次選擇幾路呼叫的順序也有一個邏輯判斷(由SCC-AS自己做)

LTE側的IMS呼叫的振鈴態切換的判斷:當用戶invite的contact中含有g.3gpp.srvcc-alerting feature tag時,它表示終端與ATCF 是否支持振鈴態eSRVCC。SCC-AS可以根據這來判斷是否做振鈴態切換。

在振鈴態或媒體為inactive狀態(即多路呼叫)的會話切換中,給ATCF發info消息,其包含Info-Package:g.3gpp.state-and-event-info和Content-Type:application/vnd.3gpp.state-and-event-info+xmls,及相關的XML描述。

在呼叫消息中支持對Contact:<sip:msc1.visit1.net:1357>;+g.3gpp.icsi-ref="urn:urn-7%3gpp-service.ims.icsi.mmtel"、Target-Dialog、Recv-Info、P-Asserted-Service:urn:urn-7:3gpp-service.ims.icsi.mmtel信息的處理,用于切換與判斷是否支持振鈴態和mid-call的切換。在響應消息中攜帶feature-caps頭部。 這是為了作振鈴態切換。

所有的切換請求、響應(18x,200)中都會帶feature-caps:srvcc。用于標識eSRVCC切換呼

VoLTE技術中的會話持續性-ICS,SRVCC,eSRVCC85_SRVCC

叫。eSRVCC流程中出現了各種feature-code,攜帶各種關鍵參數。

ATCF沒有錨定媒體

其它技術點

IMS-HSS新增數據項

HSS的Sh接口透明數據中(29.328-b50),有

MSISDN :可能包括幾個號碼,即C-MSISDN,

Extended MSISDN

Additional MSISDN (A-MSISDN)

Private Identity

T-ADS Information

- IMS-VOICE-OVER-PS-NOT-SUPPORTED (0)

- IMS-VOICE-OVER-PS-SUPPORTED (1)

- IMS-VOICE-OVER-PS-SUPPORT-UNKNOWN (2)

STN-SR

UE SRVCC Capability

- UE-SRVCC-CAPABILITY-NOT-SUPPORTED (0)

- UE-SRVCC-CAPABILITY-SUPPORTED (1)

CSRN

在向IMS-HSS請求"MSISDN"時,需要在"User Identity"中填寫PUI,在"User-Name"中填寫PVI(從SIP注冊消息的Authorization中獲取

) .

控制非SRVCC用戶呼叫不需經過ATCF的方法

所有VoLTE用戶中并非所有用戶都是eSRVCC用戶。或者部分用戶是SRVCC用戶、另一部分用戶是eSRVCC用戶。因為eSRVCC用戶的語音質量更好,可能視為高端用戶。這里的想法是:如何區分SRVCC用戶、eSRVCC用戶或非SRVCC用戶。

eSRVCC功能要求:eSRVCC用戶的媒體通過ATGW錨定,那么這些用戶的注冊、呼叫、切換信令是必須經過ATCF的。但其它非eSRCC用戶是不需要讓呼叫經過ATCF,仍經過P-CSCF->I-CSCF->S-CSCF即可。

所有用戶注冊時(CS域 ICS用戶,可能通過eMSC注冊),注冊信息必須經過P-CSCF->ATCF->I-CSCF。因為注冊時,這些網元并不知道用戶是否是合格的eSRVCC用戶,甚至不知道是否是IMS用戶。P-CSCF,ATCF會在用戶注冊時,將自己加到path路徑上。 這一點是沒有異議的。

有一種控制呼叫是否錨定到ATCF的方法是由S-CSCF在注冊時判斷用戶是否支持SRVCC功能( S-CSCF在用戶注冊時,可以從Cx接口的簽約數據中得到用戶是否有SRVCC能力(目前的Cx標準 29228-b50 中沒有這個信息))

如支持,S-CSCF修改path頭(使其中不含ATCF,用于被叫側S-CSCF找下一跳)與產生service-route頭(其中不需要含ATCF地址)(這里也要求S-CSCF能知道 path頭中哪個URI是表示ATCF的,ATCF在注冊消息的Feature-Caps中會帶上自己的atc-path,另一種辦法是讓S-CSCF上配置ATCF域名),Service-route頭在注冊響應里原路返回發給P-CSCF,ATCF 等,UE把這個頭反向復制到到新產生呼叫的route頭中。

P-CSCF在收到呼叫消息時,刪除信令中的service-route頭(終端發來的,不可靠),按本身存儲的service-route頭再復制一份route頭(當然會從中刪除自己),這個呼叫消息會發給S-CSCF(不可能發給ATCF)

如用戶沒有SRVCC能力,通過這種方法就可以控制呼叫消息不經過ATCF。

這樣:只有SRVCC的呼叫會經過ATCF。而普通IMS用戶呼叫不會經過ATCF。

緩存8秒的過程

雖然錨定到ATGW的媒體端口、IP、編解碼在切換前后沒有變化,但信令路徑發生了改變。所以ATCF需要發切換請求給SCC AS(因為原呼叫路徑會自動釋放)。

原IMS呼叫路徑包括了UE的IMS應用、SBC、P-CSCF、SCC-AS 都會因為session timer功能或刷新注冊時間到卻沒收到刷新注冊消息,而釋放呼叫。(SCC-AS在釋放呼叫或收到 ATCF側發來的bye消息時,只釋放這一邊的leg ,遠端leg 要保留)

原IMS路徑上的leg 釋放,與 MSC發呼叫給ATCF :這兩個操作的時間順序不確定。為了防止用戶在session timer即將到期時發起切換,標準要求SCC-AS在收到釋放近端leg的請求時,保留leg 8秒鐘。

SCC-AS收到ATCF發來的新invite時,如原leg還在,SCC-AS會釋放它。

在手機信號變弱時,或原呼叫的session timer到期時,UE或CSCF會發bye,但此時對于SRVCC用戶會發起切換。

所以:要求ATCF、CSCF、SCC-AS 對于SRVCC用戶的呼叫,在釋放消息到時會緩存8秒。或只由SCC-AS來做,因為CSCF上沒有用戶信息,當CSCF主動發bye給SCC AS時,SCC AS

緩存8秒即可。

CSCF的sesison time到期時,向上,向下都發bye。向下發給ATCF,ATCF也要緩存8秒,以防止這段時間內切換消息從MSC發來。

如果CSCF不做這種緩存的話,就要求 SCC AS與ATCF 均要緩存8秒(如SCC有緩存,而ATCF不緩存的話,ATCF會在收到CSCF的bye時釋放呼叫,后續當MSC發來切換請求時,就無法完成eSRVCC切換流程)。

eSRVCC是否兼容SRVCC

eSRVCC的流程變化關鍵點體現在ATCF、SCC AS。

如果要求網絡中同時存在eSRVCC、SRVCC兩種用戶,比如對于高端用戶提供eSRVCC流程,而eSRVCC流程要求ATCF的信令與媒體錨定,eSRVCC用戶容量受ATCF與ATGW配置所限。

ATCF、SCC AS通過注冊成功可以鑒定用戶是否是IMS用戶,那么如何識別三種用戶(普通IMS用戶、SRVCC用戶、eSRVCC用戶)呢?

ATCF在注冊時不區分是否SRVCC或IMS用戶,由SCC AS從HSS得到用戶支持C-MSISDN與SRVCC能力的參數,則證明用戶支持SRVCC能力并經過SRVCC業務簽約,SRVCC能力會在Message里下發給ATCF。

這種方案支持eSRVCC用戶漫游到外地:1,visited網有ATCF,則走eSRVCC流程。 2,visited網沒有ATCF,由P-CSCF接入home域IMS,SCC AS走SRVCC流程(SCC AS通過注冊、呼叫消息中是否帶feature-code來判斷是否有ATCF接入)

上述方案可以鑒別IMS用戶與SRVCC用戶(也含eSRVCC用戶)。

如何鑒別SRVCC用戶與eSRVCC用戶呢?

兩種看法:

1,ATCF部署后,網絡中只有eSRVCC用戶,沒有SRVCC用戶(因為eSRVCC與SRVCC對終端的要求是一樣的,只是網絡側能力不同)。則SCC AS只要發現用戶注冊、呼叫帶了feature-code,則走eSRVCC流程。

2,ATCF部署后,網絡中eSRVCC用戶與SRVCC用戶并存。SCC AS在HSS的用戶透明數據中用特定業務屬性表示用戶是否是eSRVCC用戶。

eSRVCC的缺點

eSRVCC也有人分析出不足之處:

1,不能適應高速移動場景:當在高速列車上進行切換時,時延還是太長。

2,復雜性:SCC-AS新增功能,引入新的ATCF/ATGW網元。尤其是mid-call feature業務的復雜性。

四 : 走路的發現

  一個周六的下午,我的眼神聚在作業上思考題目,腦子一竅不通,怎么也想不出來。舅舅在旁邊看著我,看見我這副樣子,說:“咱散步去吧!”我猶豫不決,最后答應了。

  舅舅帶著我來到對面的河那邊,說:“這條河很長,在我小時候,這條河十分清澈,看得見底,魚、螃蟹……我很調皮,專門去捉蝦,差點被夾住手,現在因為污染,全是污水”我說:“我以前以為這條河本來就是這種顏色的呢!”舅舅說:“前面有座古橋,幾百年了,那時我還沒來呢!”我很好奇,問:“哪里呀?是哪座?”舅舅說:“去了就知道了。”我說:“那河有多少年了?”舅舅認真地回答:“河一建橋就建好了。”我看了看舅舅的表情,沒有一絲嬉皮笑臉,我就信了這話。前面有一群人施工,我們跑了過去只見施工隊旁有一座橋,這橋十分厚實,下方有個比較大的洞,石壁上還長著青苔等植物,我問舅舅:“這些石壁上的植物沒苗怎么長出來的?”舅舅回答:“是小鳥把苗叼來的。”我們看見橋旁有一塊石碑大小的東西,上面寫著橋的簡介,舅舅說:“這橋是古橋,是一座文物了。”我們走上橋,感覺十分安全踏實,左右邊扶手上雕刻著一朵朵荷花。我們走過橋。是一片田地,大片大片種著油花菜、菊花、青菜……都是一些蔬菜什么的,二十幾座房子這么大的田地,實在不可思議,田地上豎著一塊牌,寫著:請手下腳下留情—種菜人老何。

  回到家,我“滿載而歸”,因為我發現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有:污水的秘密,古橋和田地的發現。我發現了新玩意,感到十分興奮和快樂。

 

    五年級:郭成鑫

五 : 網站走持久發展路線 必須遠離SEO作弊手段

讓我們先回顧一下常見的SEO作弊手段。
眾所周知,關鍵詞的堆砌是最常見的一種作弊手段。但是要明白,這也是一種最容易見效果的方式。關鍵詞堆砌是一個比較籠統的概念,具體說來包括了:標題中堆砌關鍵詞、網頁中堆砌關鍵詞、隱藏關鍵詞堆砌三種,這三種任意使用一種,都足夠給網站帶來滅頂之災,三種一起使用,網站基本就是萬劫不復。當然這是針對要長期把網站做下去的站長了,畢竟來說來是為了網站整體的未來,從原長遠考慮,這些手段沒有必要去使用。凡事都有兩面性,這些作弊手段也是雙刃劍,對于那些通過排名賺錢,靠流量吃飯的網站也是最便捷的方式,當然了,百度的調整,這碗飯也許不好吃了。這也是一種警醒,莫伸手,伸手必被抓!

但是事實上,堆砌幾十個類似的關鍵詞的大有人在,將十幾個相似的關鍵詞都放入標題中,不顧百度規則下嚴懲的后果。其實對于正常的網站,建議標題中相同關鍵詞出現的次數最多不要超過3次。

大家也許知道,關鍵詞的密度直接影響了這個關鍵詞在搜索引擎中的排名,關鍵詞密度越高,則說明這個關鍵詞在該網頁中的重要性越大,所以SEO行業內有個名詞叫做“關鍵詞布局”,很多人只為了提高關鍵詞的密度,而在網頁中將關鍵詞亂堆一氣。


現在來說,關鍵詞疊加在搜索引擎判斷甄別上作弊行為的算法已經相當成熟,所以一旦出現關鍵詞疊加現象,一般整個網站會被搜索引擎封掉。很多網站不被搜索引擎收錄,往往也是這個原因。


關鍵詞堆砌是最常見最典型的手段,隱藏文字、隱藏鏈接、隱藏頁面、橋頁等也是很常見的作弊手段,當然了這些手段也都可以算是一些半技術活,操作起來還是比較簡單的。下面幾種的作弊手段實在推廣過程中和網站收益上的作弊手段。


在網站推廣上,論壇推廣、郵件推廣、博客推廣都是常用的方式,主要是通過外鏈的形式提升網站的權重,做得比較好了,網站權重提升是很明顯的。做不好,或者是偏離了正道,可就要走火入魔了。其中一種博客群發,也叫博客污染,博客留言群發。


具體做法大概是:在博客網站的留言板上留著大量自己網站的鏈接,想通過這個方式增加自己網站導入鏈接。很多人采用群發軟件來做博客群發、網站留言群發。搜索引擎已經有很成熟的算法識別這種SEO作弊行為,一旦被偵探出來,網站會被搜索引擎降權,甚至刪除。不但是在博客上,在論壇上使用這樣的手段,最終懲罰的結果也是一樣,降權、刪除。


但是在博客上真實留言并留有鏈接,是不會被懲罰的,這是一種正常的手段,是不會被懲罰的。相反,這個方式還真會給自己增加一點好處。這也是大量著名SEO博客留言特別多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網站收益上,很多站長因為眼前的蠅頭小利,碰觸了百度的準繩,越過了雷池。但是有人卻說了,聽拉拉蛄叫,還不種莊稼了,不作弊,哪來錢賺。


有時,很多站長受廣告商利益誘惑,站長在網頁上投放自動彈出新窗口的廣告頁。我們有時上一些網頁,總有不相關的頁面跳出,就是這種情況。他們采用的原理就是用mate refresh標簽或者JavaScript可以顯示這個轉向功能。添加了轉向功能的頁面可能被當作Doorway Pages-橋頁而列入SEO作弊的行列。橋頁既欺騙了用戶,又欺騙了搜索引擎,所以一旦被偵查出來,懲罰是很嚴厲的。


作弊手段并不是不得已的,有時候也是站長們一時的利欲熏心,犧牲了網站的發展前途,或許這對那些做站群和醫療類網站的來說,這些個手段是正常的。

本文標題:中國走可持續發展道路的必然性-中國可持續發展道路之我見
本文地址: http://www.lamyxv.live/1218711.html

61閱讀| 精彩專題|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蘇ICP備13036349號-1

3d组选号码865前后关系